vedova01

寡婦情調 (La vedova inconsolabile ringrazia quanti la consolarono)

義大利上映時間:1973.08.12

出品:Variety Film

導演:瑪利安諾羅蘭蒂 (Mariano Laurenti)

演員:

愛雲芬芝 (Edwige Fenech) 飾 凱塔莉娜 (Catarina Prevosti)

卡洛邱弗列 (Carlo Giuffrè) 飾 卡洛 (Carlo Bruchelli)

蒂蒂佩蕾戈 (Didi Perego) 飾 法蘭卻斯卡 (Francesca)

吉多雷昂提尼 (Guido Leontini) 飾 托諾佐 (Tonnozzo Prevosti)

皮諾斐拉拉 (Pino Ferrara) 飾 尼柯李諾 (Nicolino Prevosti)

法蘭哥雷榭 (Franco Ressel) 飾 律師 (Avvocato)

馬利歐馬蘭扎納 (Mario Maranzana) 飾 沙瓦托雷 (Salvatore Prevosti)

彩色 / 義大利語 / 98分鐘

劇情介紹

vedova05  vedova04

左圖:法蘭卻斯卡 (蒂蒂佩蕾戈)及凱塔莉娜 (愛雲芬芝)與律師討論繼承遺產之問題。 右圖:凱塔莉娜誤會卡洛 (卡洛邱弗列)前來一親芳澤,主動迎去,不料遭五花大綁。

  富豪沙瓦托雷駕車於高速公路行駛期間,睹妻凱塔莉娜之照片而想入非非,發生車禍身亡。由於沙瓦未留遺囑,根據法律規定,妻子僅能繼承5/12,為此親家雙方發生爭執。女方律師提出該法條行使於未有子嗣之狀況下,一旦凱塔生產,即可與擁有繼承人身份之子女獲得數億財產。然沙瓦托雷素有性功能障礙,其兄弟托諾佐與尼柯李諾原以為可高枕無憂,卻得知另一法條關於女性懷孕期間的規定為三百天,意即凱塔仍有時間另找男子製造懷孕機會。

  回程途中,凱塔之母法蘭卻斯卡已躍躍欲試,甚至打起律師主意,無奈對方有同志傾向。返家以後,法蘭旋即開始行動,試圖遊說男傭,然凱塔卻無意為錢財出賣身體,任法蘭百般勸說均未見效果。托諾佐為免敵方有機可乘,遂連同尼柯將凱塔宅第四周之園丁、女傭等全部遣散,並徵得幾名男子盯梢,試圖孤立凱塔莉娜母女。凱塔得知托諾佐詭計,氣憤之下決定嘗試懷孕,與之周旋到底。

  凱塔莉娜亟欲懷孕的消息傳出以後,鄰近之男性躍躍欲試,紛紛趁夜間翻牆試圖侵入豪宅,然皆遭托諾佐與一干守衛攔截。托諾佐白日返回自家店面,其妻抱怨僅有財產均被丈夫挪用收買守衛,不久尼柯急忙趕到,表示報上刊登一則凱塔邀請大眾前往弔唁之消息,兄弟兩人驚慌不已,立即前往監視。弔唁者眾,卻無凱塔莉娜中意之對象,此時自稱沙瓦托雷友人的卡洛抵達,凱塔對之頗感滿意,法蘭試圖尾隨,卻因卡洛躲藏於儲物間而未能尋獲,母女兩人為此十分喪氣。

  深夜,卡洛離開儲物間,潛入凱塔莉娜臥室,凱塔誤以為卡洛前來尋歡,不料對方實則計劃行竊,將她五花大綁。法蘭聽聞嘈雜,持槍離房探看,恰好撞見得手之卡洛,卻也誤會其目的為求愛。凱塔掙脫繩索,自臥室前來痛批卡洛,法蘭方知其身份為男爵,意圖竊走自身所抵押之債券,遂以自己殷切期盼成為祖母為由,威脅利誘卡洛擔任播種之角色。卡洛欲離開宅第,卻因戶外受到重重戒護,屋內又有母女虎視眈眈,只得暫時答應法蘭要求。

  法蘭將卡洛打理一番,另方面又苦口遊說凱塔,終於使雙方同床共渡良宵。但激情持續不久,卡洛卻發現一障礙無法克服,前去客廳歇息。法蘭詢問之下得知卡洛認為先辦事後取支票的流程使其形同男妓,遂答應直接將支票匯入銀行,免去付款之步驟。難題解除,卡洛欣然返回臥室,不久卻再度遁逃,並向法蘭表示遭遇新的難題,法蘭懷疑卡洛有性功能障礙,決定暫停行事,持槍要求其至寢室休息。

  尼柯於庭院瞌睡,喃喃夢囈對凱塔莉娜之相思,無意道出其盼望與對方生子,此話遭托諾佐聽聞,兄弟大吵一架。卡洛於法蘭之臥室熟睡,見自己以野蠻人模式向凱塔求愛成功,夢中險些染指法蘭,使其驚醒。法蘭獨身多年,對於卡洛頗為覬覦,但為女兒之幸福著想,遂勸阻其衝動。

  托諾佐將家中所剩無幾之財產用盡,面對打手請款,只得要求妻子一同偽裝,表示將至銀行處理。凱塔見卡洛不思茶飯,找出一本特殊食譜欲親自料理為卡洛補身,卡洛一面表示問題出於他對凱塔之迷戀,一面又感到自己類似種豬。法蘭於廚房協助女兒烹飪,無意間透露前夜軼事,使凱塔頗感吃味。適逢尼柯添購食物前來,法蘭便將之支開,前往庭院問話,尼柯坦承愛慕凱塔,願意與之生子,如此一來嬰孩將有與沙瓦托雷相近的血統,並認為自己是唯一能給予幫助的人選。法蘭表示對此早已計劃妥當,但可將尼柯作為候補。

  為先取得若干財產,托諾佐嘗試與銀行協調,然對方表示一切需待沙瓦托雷之繼承人是否出生才告塵埃落定,因此無法提前支付。托諾佐與妻悻悻離開銀行,自趕來之守衛得知尼柯不久之前添購食物予凱塔母女,於是懷疑其弟可能暗中幫助敵方完成懷孕計劃。

  凱塔宅第的三人晚餐,法蘭酩酊大醉之下,先於桌底戲弄卡洛,繼而開始動手。見母親明目張膽調情,凱塔十分不是滋味。卡洛表示暈眩,先行離席,法蘭暗示前往其寢室。凱塔怒責母親,法蘭則從容告知女兒,卡洛將於醉意中前來尋之,因此凱塔僅需於母親床上等待,使卡洛誤認即可。凱塔發覺誤會母親,向其道歉,並趕緊前去臥室,法蘭則私下感到熱情充沛。

  法蘭巧妙於卡洛沐浴過後關掉總電源,卡洛摸黑來到臥室,將守候於枕邊的凱塔莉娜誤認為法蘭,興致勃勃與之纏綿。法蘭於門外竊聽,得知計劃大功告成,喜出望外,返回凱塔之臥室就寢。此時,稍早支開庭院看守的尼柯悄悄攀入,將法蘭誤認為凱塔莉娜,意亂情迷。

  托諾佐遍尋其弟,驚聞有人自凱塔莉娜臥室離開,與一干看守前往圍捕,卻發覺是尼柯。托諾佐逼問之下,尼柯透露其目的純屬探查,一切不需擔憂,僅需靜待九個月…。

  守衛聽聞窗內傳出嬰兒啼哭,趕忙前往銀行通知托諾佐。原先即將提領遺產的托諾佐夫婦得知消息,痛心疾首,托諾佐忽然憶起尼柯可能為始作俑者,隨即趕赴凱塔莉娜居所,見著尼柯便興師問罪。尼柯卻解釋自己是孩子生父,因此遺產仍舊屬於他們,托諾佐得到希望,至凱塔臥室向之道賀。然凱塔卻不承認尼柯為生父,尼柯為證明事實,透露曾於凱塔臀部看見三顆痣,經過托諾佐查看卻不見其影。當下又傳出不同的嬰兒啼哭,兄弟驚覺不妙,出外探看方知法蘭亦產子一名。

  托諾佐兄弟於爭吵中狼狽離去,凱塔莉娜與卡洛則歡喜迎接全新的奇妙親屬關係。

《寡婦情調》電影片段。

義大利桃色喜劇 (Commedia erotica all'italiana)

  1970年代初期,義大利剛開始盛行一種「桃色喜劇」的片型,它是由著名的義式喜劇 (Commedia all'italiana)衍生而來的分支。在大約1975年以前,這些作品的內容多以男女之情為主,但純粹的愛情並非電影著墨的重點,而是其中的性意味以及若干由之發展而成的大眾笑料,由於當時的電檢已較以前開放,裸體畫面自然是賣點之一。

  桃色喜劇的尺度並非意圖使人血脈賁張,而是除了捧腹的喜感以外,又多出了美麗的胴體,一舉兩得。因此它鋪陳於劇情中的暴露鏡頭,多半不是冗長的男女交歡,僅屬一些出浴、更衣、游泳等片段,即便有纏綿的情節,也幾乎不會出現擬真動作。義大利的電檢制度針對裸露的規定較為寬鬆,電影若沒有其他不良情節及猥褻場面,多能被列為普級 (Film per tutti)或是相當於台灣的輔導級 (Vietato ai minori di 14 anni, 14歲以下禁止觀看),不少於桃色喜劇中演出的明星仍舊成為家喻戶曉的偶像,例如葛蘿莉姬妲 (Gloria Guida)。

  即便義大利桃色喜劇因缺乏深刻的故事而多半不受影評青睞,但它的市場取向促成了商業上的成功,愛雲芬芝主演的《愛之鎖》(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1972)與《嬌嬌女》(Giovannona Coscialunga disonorata con onore, 1973)分別創下七億與八億里拉的票房,蘿拉安東妮莉 (Laura Antonelli)主演的《青澀之謀》(Malizia, 1973)也曾有五億里拉的賣座紀錄。

  1975年以後,桃色喜劇的內容更加多元,片中充斥著誇張的漫畫式笑料,並幾乎由同一批甘草演員肩負搞笑的功能。此時的作品以時裝為主,製作上比較簡單,笑梗顯得公式化,因此質感不若早期精良。到了1980年代,由於硬蕊成人影片市場的崛起,單純以一些裸體點綴為賣點的桃色喜劇便逐漸式微。

vedova02  vedova06

左圖:法蘭卻斯卡為防止卡洛脫逃,持槍要脅。 右圖:卡洛表示為了愛情而鬱悶,打算結束生命,凱塔莉娜連忙阻止。

演員、導演簡介

  愛雲芬芝在1970年代初期已是平步青雲的大明星,除了接連拍攝熱門的驚悚片,也領銜主演過四部古裝桃色喜劇,這些作品理想的票房奠定了她性感偶像的地位。藉著嫻熟的氣質,愛雲芬芝在銀幕上曾多次扮演少婦,也因為影片基調的緣故,她所飾演的角色多半典雅中帶著俏皮,本片即為一例。但愛雲芬芝畢竟不是丑角,也非硬底子演員,因此喜劇所能給予她的發揮空間其實有限。

  本片的愛雲芬芝是中分的長髮造型,但化妝不若前幾年那樣強調眉毛、眼線與假睫毛而趨於自然,儘管她由於劇情需要,幾乎全片均以黑色的服裝示人,但反而更加烘托出清麗脫俗的臉龐。1971~74年間,愛雲芬芝僅於《毒姬》(Il tuo vizio è una stanza chiusa e solo io ne ho la chiave, 1972)與《嬌嬌女》分別以短髮與中長捲髮的造型亮相,其餘均作飄逸長髮,她在這段期間內的形象大約是最受喜愛而令人難忘的。

關於愛雲芬芝,請參閱:昔日的義大利性感女神 (參) 愛雲芬芝

  卡洛邱弗列主演本片時已稱得上資深,他自1950年起即參與電影拍攝,曾在羅塞里尼的《除惡機器》(La macchina ammazzacattivi , 1952)亮相,但有很長一段時間均於片中擔任配角,直到1968年才在義式喜劇《持槍女郎》(La ragazza con la pistola)嶄露頭角,此後陸續於幾部同類型的電影中挑樑演出。1970年代中期,邱弗列也開始在桃色喜劇中擔綱,由於他具有一定的名氣,故多半位列頭牌或是特別客串。邱弗列的長相風流倜儻,在電影中經常飾演體面而富有魅力的中年男士。

  影視雙棲的蒂蒂佩蕾戈於1959年從影,旋即藉著同年參演的《零點地帶》(Kapò)獲得義大利國家影評學會的銀帶獎最佳女配角,此後她曾演出七十餘部電影,是不可或缺的綠葉型演員。除拍攝電影外,她也於1959~78年間參與多部電視電影、影集或迷你劇,也數度演出義大利國家電視台 (RAI)製作的電視劇,這些作品多為喜劇性質,她並擔任過幾次主要角色。佩蕾戈的外型較為成熟,因此三十出頭即扮演一些貴婦或是母親級的角色。

  愛雲芬芝與卡洛邱弗列、蒂蒂佩蕾戈於翌年也曾合演一部桃色喜劇《偷偷摸摸》(La signora gioca bene a scopa? , 1974)。蒂蒂佩蕾戈飾演豪華別墅的女主人,裡面住著作家與女畫家,當落魄賭徒卡洛邱弗列以繪畫模特兒的名義入住之後,開始覬覦作家之妻愛雲芬芝的美色,計劃一親芳澤。

  瑪利安諾羅蘭蒂是活躍於1960年代末~1980年代中期的喜劇導演。他早年以劇本指導起家,1950年代開始擔任助理導演,1967年起,羅蘭蒂陸續執導了數十部電影,並數度與義大利知名笑匠「法蘭哥與奇裘」(Franco Franchi e Ciccio Ingrassia)合作,期間適逢義大利桃色喜劇的蓬勃發展,因而也投入該類電影的導演工作。羅蘭蒂除與愛雲芬芝合作過六部電影之外,也曾執導葛蘿莉姬妲 (Gloria Guida)、莉莉卡拉蒂 (Lilli Carati)、南蒂亞凱絲妮 (Nadia Cassini)等人主演的作品。

vedova03  vedova07

左:義大利版電影海報。 右:西班牙版電影海報。

父親憂患

  在DNA技術尚未發達以前,父親身分的確認一直是男性的隱憂,由於他們不如女性那樣於懷孕時即確認與孩子的血緣關係,縱使控制得再為周密,仍舊無法免除戴綠帽的可能,(這同時也是早期社會對女性加諸重重束縛的原因之一)。男人一旦發現自己不是孩子的生父,自尊所受的打擊勢必相當劇烈,然而情況如果顛倒過來,產生的效果卻截然不同。出於男人喜好播種的「天性」以及對其他同性存在的較勁心態,當其他人的妻子懷了自己的骨肉,除去那些法律或金錢上的問題,其所產生的喜悅將是原始、發自潛意識的。

  本片將這種憂患意識作了點調整,將觀眾的視角等同於朝向美麗人妻發動攻擊的卡洛,使他們在欣賞電影時保持興致勃勃的心情,而不至於聯想到慘遭背叛的丈夫。劇情幾度安排凱塔莉娜與丈夫的遺照對話,甚至讓「造人計劃」在遺照旁邊進行,營造於他人丈夫面前偷情的刺激。即便最後大功告成,卡洛形成自己是「全世界最快樂的男人」時,也不忘再補一個沙瓦托雷的鏡頭,以增加這種由罪惡產生的興奮感。

  由電影的情節乍看來,似乎女人才是整件事的幕後操手,法蘭卻斯卡與凱塔莉娜為了龐大遺產而將卡洛「種豬化」。觀眾們(包括一些女性)多半不樂見男人成為一件工具,因此片中作了幾點安排使卡洛反客為主,並且使觀眾的角度與之看齊。假如劇組邀請來的男主角是個柔順的乖乖牌,聽任一對母女的指使,那將會大倒男性胃口,而卡洛的個性中挾帶著風流與狡黠,配合之中又製造出許多問題,使對方做出退讓。卡洛邱弗列的外型與氣質與角色十分相襯,確保主角是個活生生的男人。接著是爭產的敵方:托諾佐與尼柯李諾,又是另外兩個男人,得以引發十足的競爭心理。試想劇情如果改為沙瓦托雷楚楚可憐的姊妹試圖取得遺產,觀眾還能如此興致勃勃嗎?當然,有了其他男人才能再使另外的女子懷孕,這又是另一層設計了。

-----

  在1970年代,若干身份的鑑定只能靠血型非100%的辨認,也因此才有了這類喜劇的誕生。科技日新月異,法律也不斷隨著可能的漏洞而修改,現今社會或許不容易再發生類似的情節。40年前雖然提供更大的作弊空間,但也許當時達成了目的,卻在新時代來臨之後產生了新的問題…。

Written by Evancefree counters

 

其他愛雲芬芝主演電影介紹

美嬌娘 (Samoa, regina della giungla, 1968)

我怕!達令 (Tutti i colori del buio, 1972)

毒姬 (Il tuo vizio è una stanza chiusa e solo io ne ho la chiave, 1972)

愛之鎖 (Quel gran pezzo della 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1972)

嬌嬌女 (Giovannona Coscialunga disonorata con onore, 1973)

艷麗嬌娃 (Anna, quel particolare piacere, 1973)

女房客 (Grazie... nonna, 197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音樂、彩妝史-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精靈
  • 依凡斯您好:
    懷孕、生子、傳宗接代、爭遺產,這在東方是很嚴肅的事情。
    想不到西方可以成為桃色喜劇的題材。
    國情真是不同啊!
  • 大精靈晚安!

    這些事情本身有它的困難度與嚴肅性,但孩子的出生與遺產的獲得都是可喜之事,我想以這份期待達成的情緒去發展,自然就有可能變成喜劇了。

    依凡斯 於 2012/07/10 18:04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