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1.jpg

神女淚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西德上映時間:1959.10.23

台北上映時間:1965.02.28

出品:Rapid Film

導演:魯道夫尤格 (Rudolf Jugert)

演員:

白蘭黛李 (Belinda Lee) 飾 露絲瑪莉 (Rosemarie Nitribitt)

華特李萊 (Walter Rilla) 飾 沃帝柯夫 (Alexander Woltikoff)

漢斯尼爾遜 (Hans Nielsen) 飾 伯恩貝爾 (Bernbeil)

保羅道基 (Paul Dahlke) 飾 雷麥 (Herr Reimer)

詹韓德利 (Jan Hendriks )飾 波曼 (Heinz Pohlmann)

克勞斯威克 (Klaus Wilcke) 飾 佛列 (Fred Guttberg)

卡爾力芬 (Karl Lieffen) 飾 朱霍特 (Zuhälter)

琳娜卡思登 (Lina Carstens) 飾 胡柏 (Frau Huber)

伊蒂絲筱茲韋斯壯 (Edith Schultze-Westrum) 飾 柯蘿 (Frau Kroll)

黑白/德語/95分鐘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2.jpg

(圖)露絲瑪莉(白蘭黛李)前往探視同在風塵而染病在身之好友,驚見其棺材由樓上住處緩緩運下。

劇情介紹

  法蘭克福名妓露絲瑪莉橫死香閨,警方查出嫌疑人三百餘,諸多政商高階之流大名在列。售貨員波曼一度被以涉嫌重大,鋃鐺入獄,未幾復因事證不足獲釋。犯罪心理學家古柏氏研究此案,歸結露絲瑪莉之死,除一身分成謎之行兇者,蓋因本身墮落風塵、遠離正途所致。

  露絲瑪莉出身寒微而成棄兒,輾轉入收容機構。其性不羈,棄機構之職業推介,而入風塵以資物質生活。偶然,露絲瑪莉邂逅一富人沃帝柯夫,乃委身作其情婦,惟久居別館,不甘如籠中之物,復藉沃氏遠行洽商,重操舊業,駕車街頭攬客。未幾,沃氏將露絲瑪莉接至巴黎,假意求婚,揭穿其不忠,將其驅逐。當夜,沃氏即心病復發身死,其遺下鉅產,露絲瑪莉亦無緣繼承。

  好事成空,露絲瑪莉乃回歸法蘭克福,駕名車流轉街頭招攬各種仕紳,憑此皮肉之資掙得新居。其浪跡四處,卻發覺早年結識之皮條朱霍特如影隨形,朱者既有意以之為生財工具,又傾倒於其美色,有意據為己有,惟糾纏幾度,均為露絲瑪莉所拒。露絲瑪莉生活無虞,卻漸感精神空缺,乃向前房東胡柏傾訴,胡柏以為出賣靈肉非長久之計,忠告其覓一良人成家,無奈忠言逆耳,不為露絲瑪莉所接受。女佣克蘿見之寂寞,乃贈小犬相伴。

  露絲瑪莉之行徑為警方所留意,乃傳其問話加以警告。其人無所懼,轉眼故態復萌。唯獨服裝店員佛列尤令露絲瑪莉傾心,千方百計施以色誘,不料佛列深以露絲瑪莉之行為無恥,出言斥責,令之神傷不已。經此,露絲瑪莉仍周旋富人之間,其舊識波曼素好賽馬,屢次圖其金錢以為賭資未果。此間,於胡柏處租屋之男子雷麥,深信其親人淪落風塵,聞得露絲瑪莉賣笑維生,乃藉尋親為由而往探訪。露絲瑪莉以為雷麥失親甚為煎熬,豈知雷麥甚以娼女為恥,將之暴打。幸得女佣柯蘿適時給予照護,柯蘿早年亦受丈夫暴力相向,兩人實乃同病相憐。

  某夜,露絲瑪莉於街頭受不良少年所欺,獨自臨至河畔,竟遇一神態可怖之神秘男子,預言其正步向死亡。露絲瑪莉深受恐嚇,噩夢難眠,翌日,波曼復來借貸,為之驅趕,柯蘿悉心張羅家務,卻為露絲瑪莉所厭棄,終落寞而去。露絲瑪莉受前夜夢魘所困,此間卻徹底孤立,求助無門。彼時有客造訪,露絲瑪莉喜往迎接,驚覺有異,為時已晚,遭此人毒手殺害,香消玉殞。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4.jpg

(圖)露絲瑪莉甫離開收容機構,身無分文,乃向其老友借資添購衣裝,其時該者已經患病。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6.jpg

(圖)久居別館,露絲瑪莉不甘失去自由,頗有怨言,房東古柏(琳娜卡思登)好言相勸,希望她安分守己。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7.jpg

(圖)有關單位留意露絲瑪莉之行徑已久,加以警告,露絲瑪莉神態自若,全未將此放在心上。

西德艷妓「倪翠碧」慘案

  露絲瑪莉倪翠碧(Rosemarie Nitribitt)之命案,是在1957年11月1日被發現,當時認為倪翠碧已經死亡三天左右。此案曾經在昔年的西德引起轟動,一來出於它似乎牽涉了許多重要、且無法被報章披露的政商名流,因故引致社會更多的猜測,其次乃由於倪翠碧生前便已是法蘭克福知名的高級娼妓,她駕著賓士座車流轉街頭的身影為許多民眾所知曉。

  倪翠碧乃是一名私生女,其父拒絕出錢養育,其母因案入獄,因而她早年便在孤兒院度過。根據傳聞,倪翠碧未受教育而難以撫養,進出收容機構多次,末了落腳於寄養家庭籬下,曾在該處受到性侵。倪翠碧少女時期即以賣淫維生,而後先後擔任過女侍等職,復又重操舊業,因被查獲而送往輔導機構,未幾出走。為了掩飾其出身,倪翠碧曾學習多種語言以及禮儀。據調查,她生前最後一年之中的收入曾高達九萬馬克。

  此「艷妓慘案」爆發後,引發社會大眾諸多臆測,其中流傳甚廣者即倪翠碧將來往多名要人之秘聞錄下,再行詐取高額金錢,由於涉及機密,因故招來殺機。不過全案唯一曾被認為涉有重嫌,且一度因此入獄的是宣稱擁有倪翠碧住處鑰匙的男性友人,售貨員漢茲波曼,唯獨數月後由於罪證不足而獲釋,其人亦於1960年7月獲判無罪。

  其實,本案諸多物證在調查初期便已遭破壞,故使警方偵辦困難,直到1970年代,調查仍在進行,然隨著真凶遲遲無法水落石出,倪翠碧的遇害事件終成懸案。此案發生至今六十年間,相關之電影、舞台劇、電視專題、書籍等不斷推出,本片《神女淚》是改編自事件的第二部電影。

  作家雷諾曾將倪翠碧案有關波曼涉入的部分寫成文章〈艷妓之死〉,於1961年8月12日至8月18日連載於聯合報,全文剪報請參閱雷諾著,〈艷妓之死〉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3.jpg

(圖)企業家伯恩貝爾(漢斯尼爾遜)乃是露絲瑪莉的長期客戶。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5.jpg

(圖)深夜時分,橋上之神秘男子提醒露絲瑪莉正逐漸步向死亡。

淺談《神女淚》

  此片謂之「神女淚」,難免有幾分未能切中題旨之憾;其實,若要精確地總括劇中露絲瑪莉的故事,則「神女苦」更加傳神,唯獨這幾字似乎減了詩意。這番說法,乃出於電影所再現的女主角,並非外顯任何悲悽、脆弱、可憐的特質,反而舉手投足之間甚有派頭,還有點我行我素的魅力。她的「風骨」,是有意地掙脫老友貧病交迫而終的噩運,然其「痛苦」,隱藏在光彩的物質生活之下,劇情安排了幾處伏筆,均在暗示身處此等條件,無論如何奮鬥,仍無力扭轉其一步步瀕臨死亡的命運。全片觀來,不在惹人涕泣,而教觀眾留有一絲揮之不去的悲、鬱與悶。

  《神女淚》的西德版本,去年底已能在線上觀賞,此前發行的影音商品當中,也流傳有經過刪剪的美國版。兩種版本調性與結局雖同,呈顯的意味卻大有差異。西德版乃由犯罪心理學家的分析切入,講述露絲瑪莉如何墮入無力回天之境,不僅暗示其命運多少來自咎由自取,明顯也有說教「勸世」的味道。美國版則將前述角色完全剪去,由警方發現女主角之日記切入,平鋪直敘,雖如此一來,結局可能隨之顯得有些突兀,至少全無說教的意味。無論何者,露絲瑪莉與「死亡」的角力均是觀眾可透過劇情推演而發現的,且出於觀者早知她難逃一死,因故更添張力,強化了觀後的落寞與遺憾。

  「死亡」當屬《神女淚》的母題,全片即由警方發現露絲瑪莉陳屍香閨而始,而死亡之於露絲瑪莉其人的意義,乃從她一名同樣從娼的友人貧病而死講起。露絲瑪莉離開收容機構,頭一件事便是向其充任流鶯的老友借錢置裝,好預備下海賣身。不久,她賺了點錢,回到破敗的公寓裡要歸還借資,聽聞老友已入院,待其再次造訪,只見一具棺材運出。這樁死亡對露絲瑪莉打擊甚大,致使其渾身解數於增強自己的物質生活,也解釋了她的薄情與吝嗇,蓋因惟有金錢能助其逃離可能降臨的噩運。然而,物質終究只是生活的一個層次,露絲瑪莉雖憑己力而未陷入貧病,卻沒能解決精神生活的危機,她將足以支持其心理的人們一個個推開,縈繞周遭的卻從不是真正在乎她的男子,最末依舊墮入精神的恐慌之中。

  作為全片的主軸,露絲瑪莉與「死亡」的拉鋸,其實掩飾在一場遊戲般的冒險之下。這場冒險由白蘭黛李飾演的女主人翁駕著賓士敞篷車,引領觀眾穿梭在法蘭克福古典與現代交織的市景,目睹她在輕快的琴聲中,踩著高跟鞋漫不經心地闖入各種闊氣的中年男士的人生。每一場短暫的邂逅都是如此流暢,只見露絲瑪莉自信洋溢地與客戶打交道,甚至面臨警察或皮條的威脅,都從容圓滑地化險為夷。其實在她美麗的舉措之間,僅僅無須涉入感情的膚淺關係,雖能累積物質生活,卻從未能填補其掏空的精神支柱。偶然,她抱著哼唱起愛情的旋律,結果因著自己對於男人的手腕只有高級娼妓的那一套,落得被羞辱的難堪;她也曾試圖慰藉焦急尋親的男人,結果發覺自己高級的身段藏不住被賤斥的身分。

  《神女淚》描繪出的這幅西德最聞名的高級娼妓的生活風貌,宛如一座琉璃雕琢的遊樂場,精緻美麗,但人們只做嬉遊,不做久留,更不談深度。踩在其上鏗鏘作響,才知道是座空中樓閣,掏空的支柱使整幅良景脆弱而易碎,每一步都是及時行樂,也都像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灰飛煙滅。這幅景象與輕鬆悠揚又帶幾分詭譎的電影配樂相輔相成,令不安的氛圍持續瀰漫在故事中。

  若說露絲瑪莉是有意識地對抗步向死亡的噩運,則她在橋邊偶遇神秘男士的一段情節,無非向觀眾明示其死期將至。這段橋上的對話,在詭譎的夜燈與湖光粼粼之間,似有幾分「靈異」,卻也因此最具張力。此間,無論觀眾與露絲瑪莉都已能嗅到幾分凶兆,唯獨全知的觀眾更加明白,女主角經此異象,仍舊難逃劫數。是故,露絲瑪莉翌日突如其來的橫死,以及電影嘎然而止的結局,徒留給人懸而未決的謎團,以及揮之不去的遺憾。

  《神女淚》的女主角白蘭黛李,在片中有極為吃重的戲份。其相貌與倪翠碧本人似乎沒有太多相通之處,然而白蘭黛本身的出色,加以長髮遮面、劍眉與農黑眼線的化妝,亮眼已極,使人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本片不同於稍早改編倪翠碧案的另一部西德影片將女主角塑造成對抗權勢的人物,而走的是較通俗的戲路,不過白蘭黛李的神韻與舉手投足,卻賦予露絲瑪莉此角一股傲氣、俾倪一切的風骨,平添許多魅力,更強化了「對抗死亡」的戲劇張力。

  本片來到台北映演已是1965年,以當時的角度而言,白蘭黛李的扮相看來依舊不過氣。唯獨彼時倪翠碧早已作古多年,白蘭黛李亦已香消玉殞。

《神女淚》上映廣告

Die Wahrheit über Rosemarie 08.jpg

(圖)台北市武昌街台北戲院上映《神女淚》電影廣告。

Written by Evanc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依凡斯 的頭像
依凡斯

電影、音樂、彩妝史-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管
  • 恭賀春禧!
    “神女淚”是一部不錯的西德片,在當時好萊塢電影當道的情況下,拿來當作“台北戲院”上映日片空窗期的墊檔片,甚是可惜!
  • 新年快樂!小管。

    《神女淚》是因應命案的轟動才拍成,本身的劇情有點缺少戲劇性,加上台灣觀眾沒有西德的背景,不熟悉這樁命案,放在墊檔也就不太意外了。

    依凡斯 於 2018/02/21 03: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