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Cretu - Moon, Light & Flowers.jpg

  享譽國際的音樂製作人麥克克萊圖 (Michael Cretu, 1957~)如今多使人與1990年起始的《謎》(Enigma)音樂計劃相互聯結,實際上,他在1970年代即展開音樂製作生涯。根據2002年的資料,當時由他製作的唱片總銷量已達到一億之譜。不過,克萊圖以這些富水準的製作名聞遐邇之前,曾有一段時間以歌手之姿發展,而在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之際,他的歌聲已飄揚到台灣,廣受歡迎。

  談到克萊圖踏入音樂領域的契機得先提起他的叔叔,羅馬尼亞知名的小提琴家楊弗依庫 (Ion Voicu)。楊弗依庫曾在1969年成立布加勒斯特交響樂團 (Bucharest Chamber Orchestra),並於72~82年間擔任過布加勒斯特愛樂 (Bucharest Philarmonic)總監,是該國音樂界重要的人物。由於弗依庫發現了克萊圖的天份,於是在父母的安排下,克萊圖先後在布加勒斯特與巴黎學習古典音樂,並在1975年轉往法蘭克福攻讀音樂學位。

  在求學階段,克萊圖已累積多個樂團的工作經驗,畢業以後有鑒於志向不在古典樂領域,決定轉換跑道,受雇於當時邦尼M (Boney M)的製作人法蘭克法瑞恩 (Frank Farian),先參與該團1978年《Nightflight to Venus》的編曲工作,再於翌年的《Oceans of Fantasy》兼任鍵盤手。兩年之間,克萊圖也在多首歌曲的技術部門中操刀、為許多歌手譜寫曲子,更初試啼聲,製作寶麗多唱片 (Polydor)旗下的Young Love、Mandy等歌手的單曲。

Michael Cretu - Wild River.jpg  Michael Cretu - Shadow Over My Head.jpg

左圖:1978年〈Wild River〉單曲封面。 右圖:1979年〈Shadow Over My Head〉單曲封面。

  麥克克萊圖於1978年推動第一張個人單曲〈荒川〉(Wild River),這首歌曲堪稱他最早期的代表作,也是他親自詞曲兼任製作的里程碑。〈Wild River〉曾兩度被翻唱,首先是希臘籍歌手Demis Roussos在1979年發行的西語版〈fiume selvaggio〉,80年代紅極一時的理查山德森 (Richard Sanderson)也在1990年的專輯《Anytime At All》重新詮釋。

  1979年,克萊圖發行與寶麗多簽約後的首張專輯,與Michael Th. Omilian共同製作的《月、光與花》(Moon, Light & Flowers),輯中九首曲子由克萊圖譜寫,部份歌詞出自Dylan Cross。據說推出之後在歐洲 (尤以德、英兩國)取得不錯的成績,惟目前缺乏排行資料可供參考。但透過此輯部份歌曲在亞洲地區廣為流傳,不斷收錄在合輯之中,可知當年在港台也十分熱門,其中最為人知的歌曲應屬〈月光花〉(Moonlight Flower)以及〈生於一九五七年〉('57 (The Year I Was Born)),尤以前者傳唱甚廣。當年的影歌紅星鍾鎮濤在1980年發行的專輯《閃閃星辰》之中,便收錄了粵語版本的〈月光花〉。早逝的台灣歌手阿桑在2005年推出的〈寂寞在唱歌〉也是改編此曲而來,同時也是目前較有名的翻唱版本。

  《Moon, Light & Flowers》以九首歌曲的時間創造出極強的張力,整張專輯洋溢著1970與80年代之交熱情燦爛的時代感。歌曲並不拘泥於情感纏綿,諸如〈火與雨〉(Fire And Rain)、〈荒川〉(Wild River)與〈想像的火花〉(Sparks Of Imagination)等,詞間流露氣勢寬闊的詩意,猶如對生命的敬意與讚美,在每一次聆聽之際,為聽眾指引希望的方向。

〈Fire And Rain〉(火與雨)
曲:Michael Cretu 詞:Dylan Cross

Fiery flames rise into the sky 火燄直升天際
Glowing red they warm up the soul 散發熱烈的紅光賦活靈魂
Holding our fantasy. beaming rays of hope. 支撐我們的夢想,散射希望的光線
Burning holes in our memories 在我們的記憶中燃出孔洞
Lighting up lonely dreams. 照亮那些孤獨的夢

Rain drops curtains over the land 雨點簾幕般遍覆大地
Hides the people in a secret veil. 將人們隱於神秘之紗
Washes away the cares of everyday. 滌去每日的煩憂
Falling softly from above 自蒼穹輕柔落下
Down on a new world. 降於嶄新的世界

Life is fire and rain 生命如火似雨
It is different and it's the same. 相異且類同
They create and they heal 它們創造而復癒
Without them life would be unreal. 缺少它們生命將不真實

Life is fire and rain 生命如火似雨
It has patterns and it is plain. 它有清楚明白的紋樣
In the sun in the dew 在朝陽露水之中
We can find their power too. 我們亦能發現它們的力量

Fiery flames rise into the sky. 火燄直升天際
Raian drops curtains over the land. 雨點簾幕般遍覆大地
Sptashes away the thoughts of everyday. 潑去每日的思慮
Fire burns away the past 火燄焚去往昔
And in lights future dreams. 點燃未來之夢

Life is fire and rain 生命如火似雨
It is different and it's the same. 相異且類同
They create and they heal 它們創造而復癒
Without them life would be unreal. 缺少它們生命將不真實

Life is fire and rain 生命如火似雨
It has patterns and it is plain. 它有清楚明白的紋樣
In the sun in the dew 在朝陽露水之中
We can find their power too. 我們亦能發現它們的力量

Way up high and far down below 途至巔峰而遠下地底
In volcanoes and in the snow 在火山與冰雪之中
We find them where ever we go. 我們發現它們無所不在

Life is fire and rain 生命如火似雨
It is different and it's the same. 相異且類同
They create and they heal 它們創造而復癒
Without them life would be unreal. 缺少它們生命將不真實

Life is fire and rain 生命如火似雨
It has patterns and it is plain. 它有清楚明白的紋樣
In the sun in the dew 在朝陽露水之中
We can find their power too. 我們亦能發現它們的力量

  

左:Michael Cretu於電視演出〈Wild River〉。 右:〈Wild River〉完整版。

  

左:Demis Roussos於1979年發行的西語版〈fiume selvaggio〉。 右:Richard Sanderson於1990年詮釋的〈Wild River〉。

〈Wild River〉(荒川)
曲:Michael Cretu 詞:Dylan Cross

Here I see you flowing 我望著你川流
Thru the lonely northern country 越過那孤獨的北方之土
Here I see you untamed 我望著你的無可駕馭

You rush thru distant forests 你奔流過連綿之林
Plunge down deep ravines 直墜深谷
In snowy mountains 在霜雪覆蓋的深山
Sweep over broad grassy plains 掃過廣闊的荒郊草野

Wild wild river 荒川荒川
You're the sense of my life 你是我生命之感
Here I was born 我曾生於此
And here I'll die 亦將眠於此
On your banks I hear you whisper 我在堤岸耳聞你細訴…
Of my destiny …我的命運
Your rippling waters tell me 你漣漪的水波訴說…
How I can be free …我能多麼自由
Wild wild river 荒川荒川
You're the sense of my life 你是我生命之感
Here I was born 我曾生於此
And here I'll die 亦將眠於此

Now I feel you flowing 我感覺著你川流
Thru the canyons of my mind 越過我心中的峽谷
Now I feel you bringing 我感覺著你攜來
Fresh hope and inspiration 清新的希望與靈感
I return to you 我重新臨近你
To your crystal waters 臨到你晶澈的水波
That tell me the meaning of it all 那使我領悟其中真義

Wild wild river 荒川荒川
You're the sense of my life 你是我生命之感
Here I was born 我曾生於此
And here I'll die 亦將眠於此
On your banks I hear you whisper 我在堤岸耳聞你細訴…
Of my destiny …我的命運
Your rippling waters tell me 你漣漪的水波訴說…
How I can be free …我能多麼自由

Wild wild river 荒川荒川
You're the sense of my life 你是我生命之感
Here I was born 我曾生於此
And here I'll die 亦將眠於此
On your banks I hear you whisper 我在堤岸耳聞你細訴…
Of my destiny …我的命運
Your rippling waters tell me 你漣漪的水波訴說…
How I can be free …我能多麼自由

Wild wild river 荒川荒川
You're the sense of my life 你是我生命之感
Here I was born 我曾生於此
And here I'll die 亦將眠於此

Written & translated by Evancefree counter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大榔頭
  • 許多歐洲流行的英文歌,在美國很少人知道。美國也會隨區域的不同,收音機播放的音樂也不同。我在 Dallas 時,頻道多是鄉村音樂,只有一台放當時流行的另類搖滾。
    在 LA 卻只有一個頻道放鄉村音樂。
    東岸流行的音樂又與西岸不同。
    很多台灣流行過的英文歌,我在美國從未聽過(當然不表示沒電台放過)。
  • 從一些舊合輯研判,以前好像比較常有歐洲的流行歌曲在台灣傳唱,就和當時也常能看到歐洲電影一樣。雖然比例上不如美國的作品,至少相對目前的狀況來說,大眾的選擇比較多。

    現在台灣的視聽娛樂幾乎是美國的天下了。

    依凡斯 於 2013/12/06 01:22 回覆

  • 書
  • 這兩首歌我都沒聽過 ,
    但都是我喜歡聽的旋律 .
    那首「火與雨」 Fire and Rain ,
    讓我想到了「雨和淚」Rain and Tears .
  • 我們終於有同樣喜歡聽的旋律了!

    〈Fire And Rain〉與〈Wild River〉都是我非常喜歡的歌曲,尤其前者是少數旋律與歌詞都讓我覺得很棒的作品。

    依凡斯 於 2013/12/26 21:45 回覆

  • 柳
  • 嘻~嘻~
    我想到了 [吻和淚]
  • 沒想到竟然從「火與雨」接到「吻和淚」了。

    這好像是周子寒最有名的歌曲之一?

    依凡斯 於 2014/01/14 03: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