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nchastened Woman 01.jpg

鴛鴦離合記 (The Unchastened Woman)

美國上映時間:1925.11.16

上海上映時間:1925.12.12

出品:Chadwick Pictures Corporation

導演:詹姆士楊 (James Young)

演員

齊達排拉 (Theda Bara) 飾 卡露蘭 (Caroline Knollys)

溫漢史丹定 (Wyndham Standing) 飾 胡柏 (Hubert Knollys)

黛芙勒 (Dale Fuller) 飾 海爾嘉 (Hildegarde Sanbury)

約翰米延 (John Miljan) 飾 勞倫斯 (Lawrence Sanbury)

哈利諾萊 (Harry Northrup) 飾 麥可 (Michael Krellin)

愛琳珀西 (Eileen Percy) 飾 愛蜜莉 (Emily Madden)

梅姆卡梭 (Mayme Kelso) 飾 蘇珊 (Susan Ambie)

黑白 / 無聲 / 52分鐘

The Unchastened Woman 02.jpg

(圖) 上海市夏令配克戲院放映《鴛鴦離合記》電影廣告。

劇情介紹

  胡柏為一成功之事業家,其商務繁重,乃經常工作至午夜。秘書愛蜜莉常伴左右,加以協助,對上司頗有好感,便暗獻殷勤。胡柏一時心竅,竟為愛蜜莉意亂情迷。適逢其妻卡露蘭經醫師診斷發現有孕,喜極之餘,自臥房下樓欲親自告知丈夫喜訊,卻遠遠窺見胡柏與愛蜜莉狀甚親暱,大受打擊,傷心欲絕。

  卡露蘭幾經思慮,決定遠赴歐洲散心,並致電邀請其親戚蘇珊同行。臨別前,卡露蘭特地以禮服相贈愛蜜莉,使之暗自羞赧。卡露蘭落腳巴黎,於當地產下一子。彼時,胡柏之私情了無障礙,乃與愛蜜莉公開約會,卻見其穿著卡露蘭接受求婚時所身穿之禮服,玩興大失,同愛蜜莉不歡而散。

  卡露蘭轉往威尼斯,以名媛之姿出席公開場合,成為眾多男子追逐之對象,尤以修習建築之青年勞倫斯最為傾心。在河畔彼端,卡露蘭悄悄將幼子安頓寓所之中。見時機成熟,卡露蘭決定返美,採取下一步行動。胡柏得知妻子即將歸來,要求愛蜜莉轉換姿態以避開嫌疑。

  愛蜜莉失去工作,乃投奔其好友麥可,麥可為一海關總督察,便指派愛蜜莉擔任特殊督察。卡露蘭乘船抵美,先行送走蘇珊與其子掩人耳目,由勞倫斯陪伴於海關等待。愛蜜莉見卡露蘭受到殷勤接待,不是滋味,蓄意檢查其行李欲加以刁難,復遭調侃,氣結而去。

  卡露蘭重回宅第,仍與丈夫作對,胡柏失去優勢,十分氣惱。愛蜜莉投奔麥可,生活無虞,復發展為戀愛關係。卡露蘭於威尼斯的眾多愛慕者追逐而來,終日在宅第大廳交際,將胡柏排除在外,胡柏分外孤單,不平之餘卻無可奈何。此間愛蜜莉致電通知即將結婚,胡柏頓時一敗塗地,乃於人群散去,向卡露蘭表訴衷情,卻遭拒絕。

  勞倫斯之妻海爾嘉懷疑卡露蘭與其夫關係非比尋常,偕同愛蜜莉及麥可找上有關單位,決意突擊檢查,胡柏知悉,加以同意,眾人乃驅車奔赴其宅。此間勞倫斯正陪同卡露蘭消遣,卡露蘭驚覺其懷抱非分之想,予以拒絕,勞倫斯卻奔赴其臥室欲強行佔有。彼時,門外傳來騷動,兩人知大事不妙,急將勞倫斯藏匿。

  一行人突襲宅第卻無所獲,向卡露蘭指責復遭嘲諷,悻悻而去。胡柏懷疑卡露蘭將勞倫斯藏匿室中,破門而入卻見嬰兒床內一孩兒憨笑,乃察覺錯怪其妻。卡露蘭慫恿其子蹣跚向父親撒嬌,胡柏喜極,攜子與妻重修舊好。

The Unchastened Woman 03.jpg  The Unchastened Woman 04.jpg

(左) 胡柏 (溫漢史丹定)無法忍受孤單,向卡露蘭 (齊達排拉)輕訴衷情,卡露蘭無動於衷。 (右) 卡露蘭與勞倫斯 (約翰米延)及其妻海爾嘉 (黛芙勒)見面 (此情節未在52分鐘版本內出現)。

The Unchastened Woman 05.jpg  The Unchastened Woman 06.gif

(左) 卡露蘭乘船抵達美國,在海關受到愛蜜莉 (愛琳珀西)刁難,出言調侃。 (右) 愛蜜莉致電欲向胡柏告知結婚訊息,卡露蘭接獲電話,懷疑兩人仍藕斷絲連。

演員、導演簡介

  齊達排拉 (Theda Bara, 1885~1955),美國演員。被譽為影壇最早的性感女星之一,並有「妖姬」(Vamp)的別稱。曾就讀辛辛那提大學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據說也曾學習過造型。早年從事過戲劇表演,曾在百老匯登台演出。1914年,她首度在銀幕亮相,而後主要為福斯公司拍片,她在《一個愚人》(A Fool There Was, 1915)當中的角色開啟了「妖婦」的戲路。1917年,排拉主演的《埃及妖后》(Cleopatra, 1917)大為賣座,自此躋身巨星之林,其片中大膽的造型也使她成為性感偶像的始祖。

  齊達排拉在福斯的四年之間,連連在電影中詮釋各種「妖姬」,使她感到戲路受限並為此厭倦。1920年,她一度在百老匯主演舞台劇《藍燄》(The Blue Flame),並於各地巡迴。翌年,她與導演巴賓 (Charles Brabin)結婚,數年之間呈半引退狀態。直到1925年,排拉方以《鴛鴦離合記》復出,惟票房不甚理想,其後僅再接拍一部短片便告息影。自影壇引退之後,齊達排拉仍以社交名媛的身分活躍,並兩度客串舞台及廣播劇。

  溫漢史丹定 (Wyndham Standing, 1880~1963),英裔演員。出身於電影世家,其父是在舞台劇出身的資深演員赫伯史丹定 (Herbert Standing),四位兄弟也都曾入影壇。史丹定於1915年從影,在10年代晚期至20年代之間頗富名氣,領銜多部電影,也曾與諸多當紅的女演員搭檔演出。聲片時代以後,其聲望逐漸沒落,轉演邊配為主,至1948年息影。

  約翰米延 (John Miljan, 1892~1960),美國演員。好萊塢黃金時代常見的綠葉。米延約於1923年從影,早期多在片中扮演文藝類型的腳色,他是最早踏入聲片時代的演員之一,曾在《歌場孝子》(The Jazz Singer, 1927)的預告片中獻聲介紹這部劃時代的作品。稍後他轉演反派角色,並以此戲路見長,此外經常詮釋警長、將軍等等權威性的角色,最為人知的演出是《亂世英傑》(The Plainsman, 1936)當中的將軍一角。米延於1958年息影。

  愛琳珀西 (Eileen Percy, 1900~1973),愛爾蘭裔演員。1917年從影,初時便連連擔任范朋克 (Douglas Fairbanks)的女主角,並與當時知名的男星搭檔演出。1920年代早期,珀西一度位居頭牌主演多部電影,如《爵士之境》(The Land of Jazz, 1920)、《新嫁娘》(The Blushing Bride, 1921)等。其聲勢在1920年代晚期逐漸淡去,由於未能適應聲片的生態,未幾於幾部電影中飾演邊配之後,在1933年息影。

  1936年,珀西與知名作曲家哈利路比 (Harry Ruby)結婚,路比及其合作搭檔的事蹟曾被改編為歌舞片《仙侶霓裳》(Three Little Words, 1950),並由愛琳黛兒 (Arlene Dahl)詮釋珀西。

  詹姆士楊 (James Young, 1872~1948),美國演員、導演。以戲劇演員起家,二十世紀初期曾在百老匯有過許多演出。其後投身影壇,於1909年起擔綱演出數十部短片。1912年,楊跨足編導工作,初時的作品多為短片,至1910年代中期始執導劇情長片,其中與李察瓊斯 (F. Richard Jones)合導的《米琪》(Mickey, 1918) 曾是當年最為賣座的電影。詹姆士楊總計執導90餘部電影,1930年代初,他一度返回百老匯參與多齣戲劇。

The Unchastened Woman 08.gif  The Unchastened Woman 07.gif

(左) 胡柏抱怨妻子之蜜粉沾染西裝,卡露蘭表示那是遮蓋瑕疵的美白霜。 (右) 胡柏指責妻子未履行婚姻誓約,卡露蘭暗諷丈夫半斤八兩。

淺談《鴛鴦離合記》

  「鴛鴦離合記」的故事曾在默片時期兩度躍上銀幕,第一次是1918年由舞台劇演員葛麗絲范倫婷 (Grace Valentine)主演的版本,齊達排拉的這一部則是她淡出幕前五年後的復出之作。據說本片長度有84分鐘,可能是出於轉速的緣故 (許多無聲電影目前是以每秒24格的轉速發行),也可能有部分片段不見於流通的版本,不過普遍的資料及最易獲得的拷貝所顯示的片長是52分鐘。

  齊達排拉可謂數一數二知名的默片女明星,她在今日的知名度甚至遠超過當時更具地位的演員,對比她短暫的電影生涯,這種反差真教人感到不可思議。我想一部分的原因是她風格化而具挑戰性的形象在不斷變化的風潮當中存活了下來,其實,許多人模仿過她,但我們似乎無法找到一個與她「同型」的女演員,顯然直至今日她仍然是獨一無二的。

  福斯片廠曾在1937年發生過一場嚴重的片庫大火,許多早期電影的拷貝均在烈焰中付之一炬,其中也包括齊達排拉絕大多數的電影。目前僅有四部她演出的劇情長片得以倖存,而她巔峰時期主演的《埃及妖后》(Cleopatra, 1917)與《莎樂美》(Salomé, 1918)等等堪稱其「妖姬」戲路的代表作大多無緣再現於觀眾眼前 (《埃及妖后》有大約20秒的畫面仍然存世,可在線上尋獲)。有人表示,或許這也是她能夠常保觀眾愛戴的原因,出於沒有人知道這些電影的真面目,反而激發了無限的想像,這股神秘感吸引著一代代影迷。

  除了《一個愚人》(A Fool There Was, 1915)以外,齊達排拉在她現存的其他三部長片當中均不是詮釋妖婦型的角色,不僅如此,還都被某些觀眾認為是接錯劇本,《鴛鴦離合記》自然也是其中之一。然而,若說這個故事不適合由她演出似乎也不夠精確,因為她在片中的表現實在是好極了。

  現有的資料顯示,《鴛鴦離合記》上映當時沒有太多回響,加以齊達排拉已經離開大銀幕好一段時間,劇情也顯得過時,因而這個不理想的復出隨之成為她電影事業的終點。以1925年而言,這樣的情節的確是有些過時,令人想起西席地密爾 (Cecil B. DeMille)早年執導史璜生 (Gloria Swanson)主演的那些家庭婚姻劇。此外,《鴛鴦離合記》的劇情很陽春,故事安排顯得刻意,但事實上,它依舊很討喜。

  這必須歸功於本片有個相當能夠刺激觀眾想一探究竟的開場,也就是卡露蘭發現丈夫外遇的一段,至於後面的情節,全靠齊達排拉的魅力粉飾了編排上的不足,因此劇情的鬆散雖然明顯能夠察覺,但由於演員生動的表現彌補了上述缺憾。這使我更加肯定,即使一部無聲電影的故事不夠理想,演員的功力還是能夠讓人繼續欣賞下去,畢竟他們不需要靠聲音就能表演,這項才能本身便很有魅力哪!不過實際上,片中也點綴了若干巧妙的小安排,這些都有助於藏拙。

  在本片中,除了飾演胡柏的溫漢史丹定,其餘人的戲分都不多,使得本片的重心完全落在齊達排拉身上。或許《鴛鴦離合記》的可看性有幾分是出自她本身的魅力,但主要歸功於她的演出賦予整個故事靈活的生命。其實,不良的劇本有時會使演員的表現打了折扣,但齊達排拉顯然把卡露蘭這個角色演得非常有她個人的味道。我猜測同樣的角色如果由其他的演員詮釋,或許不會造成相同的張力,出於卡露蘭是以一個將成為母親的感動女子的身分出場,而齊達排拉後來透過一些維妙維肖的表情語言,讓她顯得有「妖婦」的影子,卡露蘭的經歷以及齊達排拉擺盪於兩極之間的表演,使她的特質落在很廣泛的光譜上,形成一個有血有肉的女人。

  「聰明的女人」-我看見卡露蘭拒絕了丈夫的求情之後,又面露失而復得的珍惜時,腦海中冒出了這樣一句感想。我似乎已很久未在電影中看見如此活生生的女性角色,最教我驚奇的是,這美好的觀影經驗竟然是齊達排拉帶來的。

Written by Evance

 

 

9/3 (六),我與搭檔Amber Lee在紀州庵文學森林的「1920s有志青年-市集x講座x電影x展覽x變裝趴」市集區為大家處理髮型與化妝,只要當天穿著1920年代特色服飾,即可領取號碼牌至「銀河新夢 in 20’s」攤位免費化妝及編髮。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來玩!

 

活動時間:9/3 (六) 14:00~21:00
活動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臺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書
  • 那張彩色海報看起來好像是吸血鬼的劇情.
    紀州庵在整修完工之前,我曾在那裡用過午餐,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在經營餐飲?
    我覺得要做20年代的妝扮很困難,妳們太厲害了!
  • 你不說我還沒有想到,被你這麼一說,這張海報還真有吸血鬼電影的味道。

    紀州庵現在也還是有餐廳。不過我不常去那一帶,所以不太熟悉,你先前在那兒吃的是甚麼樣的餐點呢?

    1920年代的化妝不太難,髮型可真是折騰人,先前在迪化街工作的地方宣傳時,每次都要花一個多小時才能弄好髮型。

    依凡斯 於 2016/09/01 01:28 回覆

  • 書
  • 我去紀州庵吃的是西式簡餐,一客250左右.
    感覺妳是回家了.
  • 哈哈…,雖然不知道你的「感覺妳是回家了」指的是甚麼,不過我最近的確是回家了。我剛搬到高雄不久,這一個禮拜回來台北辦事。

    依凡斯 於 2016/09/01 02:00 回覆

  • 書
  • 回家是指妳在FB這麼久,都忘了pixnet.
    看到這篇新文章,才會感覺妳回家了.
    搬到高雄這麼遠,等於放棄台北的一切重新開始,
    莫非妳嫁到高雄去了?
  • 不會忘記pixnet的,其實本來要發表的文章不是這一篇,先前看過其他的電影,資料也找好了,但久久沒有時間寫成文章,就一延再延。

    這次是去高雄念書,我在台北接下的其中一份工作還是繼續在做。我從來沒打算結婚呢,怎會突然嫁到高雄呢?

    依凡斯 於 2016/09/04 02:40 回覆

  • 大榔頭
  • Olympic翻為"夏令配克",是上海話發音吧?
  • Hammer怎麼知道「夏令配克」是Olympic的音譯!?真厲害,我一直想不到這到底是哪個英文字。

    夏令配克是上海的戲院,應該是上海的發音沒錯。

    依凡斯 於 2016/09/04 02:43 回覆

  • 大榔頭
  • 當然是Google出來的。我的部落格的資料也是Google出來的,不然哪個神人腦袋裝得了這麼多東西?
    身邊有上海人能問到嗎? 以前家母有一堆麻將牌友是上海人,不過應該都不在人世了。
  • 事實經過重述往往容易失真,這種現象以前也有,不過現在有Google之後似乎更加明顯了。

    我身邊只有四川來的長輩,不過移民很久了,聽一位有點年紀的朋友說,他那一輩的許多外省人現在都已搬到國外,要碰到也不容易。

    依凡斯 於 2016/09/06 23:09 回覆

  • 小管
  • 一對夫妻結婚之後,因為疑神疑鬼,又各自在外面尋找對象,最後誤會冰釋,又重修舊好,感覺上,"鴛鴦離合記" 是一部兒戲婚姻的故事。
    九十年前的默片,依凡斯 能夠耐心看完,真是厲害!
  • 劇情其實是這樣的:妻子發現丈夫外遇,決定繞一個大圈贏回自己的婚姻。雖然成本不低,但不用攤牌也不必撕破臉,算是EQ頗高的方法。

    一方面看Theda Bara演戲很有趣,一方面電影不長,欣賞得很愉快。

    依凡斯 於 2016/09/06 23:10 回覆

  • 小管
  • 敝人略懂上海話,"夏令配克" 的確可以當作是 Olympic 的上海話翻譯音。
    不過,"夏令配克" 開幕之後,英文名稱一直是用 Embassy Theatre,沒聽過 Olympic,可能有人在網路貼上資料之前,沒有去考證。
  • 小管出馬果然不同凡響。

    依凡斯 於 2016/09/06 23: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