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etha Faltskog - Elva Kvinnor I Ett Hus 01.jpg

  提到阿巴合唱團 (ABBA),聽眾們的腦海中或許會立刻浮現四位團員的面孔,卻由於他們的旋律與嗓音更加深植心中,因而只知其聲,不辨其人。但如果要細究哪一位的形象最清晰,大約便是金髮女主唱安妮塔 (Agnetha Fältskog, 1950~)了!這位歌手寶刀未老,今年五月才發行了睽違二十六年的原創專輯《A》,在歐洲多國躋入排行前茅,人們不僅驚艷於安妮塔的歌聲依舊,甚至更加柔和內斂了。

  其實,在阿巴合唱團的十年僅佔安妮塔的歌唱生涯的一部份,她另外發行過十二張個人專輯,特別在英語唱片的成就並不亞於阿巴時期。十月初,安妮塔官方粉絲頁Agnetha Official便舉辦了一項票選:「如果你受困於荒島,但幸運的仍有一架音響,那麼你會帶著哪一張安妮塔的個人專輯聆聽呢?為什麼?」

  安妮塔除精湛的歌藝之外,譜寫詞曲的才華更在她早期於瑞典發展時即已顯現出來。她一共錄製過七張瑞典語專輯,其中四張是阿巴成軍以前的作品,第五張,《十一女郎於一屋》(Elva Kvinnor I Ett Hus, 1975)則在阿巴於國際間走紅時推出。此輯是安妮塔唯一一次的獨立製作,譜曲幾乎由她一手包辦,曲風切合主題,雖然初聽沒有太大的驚艷,但只要重覆數輪,「每位女郎」的性格與經驗便逐漸鮮明起來,猶如「十一花齊放」,婀娜多姿,極為耐聽,因此我將自己的一票投給了它。

Agnetha Faltskog 01.jpg  Agnetha Faltskog 02.jpg

左圖:約1960年代晚期的Agnetha。 右圖:約1970年代中期的Agnetha。

  安妮塔生於瑞典南方的城市延雪平 (Jönköping),兒時便已懂得作曲,並在教堂擔任合唱,甚至在十來歲時與三兩好友組團演出。1967年,她在樂團演出期間因為與當時的男友分手而得到靈感,寫下了〈我曾那麼愛〉(Jag var så kär)。當時,樂團將試錄帶寄予一位Cupol唱片的製作人,對方卻獨鍾安妮塔的嗓音與歌曲,與她簽下合約。〈我曾那麼愛〉推出後十分暢銷,在銷售榜與當地電台Sveriges Radio的「Svensktoppen」榜雙雙奪下冠軍。

  此後安妮塔每年推出一張專輯,其中更有許多由她包辦詞曲的作品,雖然早期的單曲與專輯未能躋身銷售榜,但她的歌曲始終是Svensktoppen榜的常客。1969年,安妮塔與時任Hootenanny Singers團員的伯恩 (Björn Ulvaeus)交往,伯恩曾參與製作她的第三張《一如我》(Som jag är, 1970)與第四張《當美麗的想法成為歌曲》(När en vacker tanke blir en sang, 1971)專輯,後者開始錄製時,兩人仍是情侶,待發行之際,已成小倆口了。當時,阿巴的四位團員已互相認識,並在1972年合而為一,安妮塔的個唱生涯也就中斷了一陣子。

  《十一女郎於一屋》與上一篇文章介紹的《獨有菲達》(Frida ensam)相同,均在阿巴合唱團已經走紅的1975年發行。這是一張好事多磨的唱片,最初訂於1973年推出,但安妮塔恰巧在不久之後懷孕,因而延宕。其實安妮塔在阿巴的首張專輯《電話鈴聲》(Ring Ring)的封底即是大腹便便的模樣,一度不克隨團打歌,曾透過菲達 (Anni-Frid Lyngstad)找來好友替補。至1974年,阿巴又在參加歐洲歌唱大賽 (Eurovision Song Contest)奪冠之後竄紅,導致專輯的發行計劃一延再延。

  實際上,這張專輯原本的主題是《十二女郎於一屋》(Tolv kvinnor i ett hus),構想是透過每首歌曲分別描述一位不同性格的女子,並以作詞者Bosse Carlgren親手繪製的十二位女性的插圖作為唱片插頁。但一來安妮塔日漸忙於阿巴的事務,分身乏術,加以唱片公司眼見專輯是否得以完成的變數愈來愈大,遂刪減預算,最後安妮塔只寫出十首曲子,插頁的規劃也由於預算減低而隨之取消。

  此輯許多歌曲早在1973~74年間便已錄成,其間曾有一段小插曲。有鑒於阿巴在歐洲歌唱大賽的成績,英國的一家小型唱片公司有意延攬安妮塔以個人姿勢至當地發展,於是在1974年先一步將已錄成的一首〈小可愛〉(Gulleplutt)改寫為英文版的〈怪娃娃〉(Golliwog)作為單曲A面,再搭配B面的〈為你的愛〉(Here For Your Love)發行,惜反應不佳,合作計劃遂無疾而終。

  《十一女郎於一屋》於1975年12月推出,以瑞典語版的阿巴名曲〈SOS〉起始,這首歌曲其實是勉強湊合的「第十一位女郎」,和主題沒有太大關聯,但挾著阿巴的人氣,仍成為整張專輯最熱門的歌曲,奪下Svensktoppen榜冠軍以及單曲銷售榜第四名。不過,嚴格說來,專輯內最引人入勝的仍是屋子裡的其他十位「正牌女郎」,不論是〈私人花園〉(En egen trädgård)裡面將住宅想像成豪華庭園的那一位,或是〈感謝一個美好的尋常日子〉(Tack för en underbar, vanlig dag)的那一位,抑或為了戒煙所苦而求助〈醫生!〉(Doktorn!)的那一位,都在安妮塔的曲及Carlgren的詞下栩栩如生、各有千秋!

  這十一位女郎接力細訴的成果雖然只攀至瑞典專輯銷售榜的第十一名,但在榜時間卻長達五十三週,勝過阿巴當年推出的《同名專輯》(ABBA),追根究底,大約如前文所提,出於愈聽愈有感覺的緣故。

  不知當年的安妮塔若有充裕時間,會如何構思我們無從接觸的另外兩位女子呢?以目前的水準看來,倘若當時推出的真是《十二女郎於一屋》,那麼這張唱片該會多麼驚人啊…!

〈Gulleplutt〉(小可愛)
曲:Agnetha Fältskog 詞:Bosse Carlgren

En lång och mörk man, rätt smal om midjan 一個高大黝黑又有精實窄腰的男士
Det har jag alltid önskat mig, 那是我一直渴望著的
Fast du är fel sort, en ljus och rundkort, 你並非那一類,白皙而圓潤
Så har jag blivit kär i dig. 但我仍舊墜入愛河了

Gulleplutt! 小可愛
När du kysser mig blir jag så snurrig, 當你親吻便使我瘋狂
Gulleplutt! 小可愛
Kyss mig, kyss mig! 吻我,吻我

Aja baja, 壞男孩
Lugn i stormen, lugn i stormen! 冷靜、冷靜
Lugn i stormen, oooh, lugn i stormen! 冷靜,噢,冷靜點

Du vet hur det går till att få mig att gå i spinn, 你真的使我團團轉
Så inte rör det mig, att du är lite trind! Ahh! 我甚至不在乎你是個小胖子了,啊!

Du är allt som är bra för mig 你徹底就是那對的人
Du är allt jag vill va' för dig, 你便是一切我憧憬的
När du ler är du rar, och du ger när du tar 當你微笑時多麼可愛,而當你滿足總同時奉獻
Och jag ber dig bli kvar hos mig! 請求你留下來陪伴我

Du är besvärlig, men du är härlig! 你有點難搞,但又那麼好
Du har nånting som tänder mig, 你點燃了我的火燄
En aning mullig, men jättegullig 圓圓胖胖,像隻好抱的小熊
Med en frekvens som sänder mig! 帶著一種只對我發送的頻率

Gulleplutt! 小可愛
När du smeker mig blir jag så konstig, 當你愛撫卻使我陌生
Gulleplutt! 小可愛
Smek mig, smek mig! 摟我,抱我

Aja baja, 壞男孩
Lugn i stormen, lugn i stormen! 冷靜、冷靜
Lugn i stormen, oooh, lugn i stormen! 冷靜,噢,冷靜點

Är jag ett litet barn, så är du mitt Gröna Lund, 我像個小孩子,你就是我的仙境
Det spelar ingen roll att du är lite rund! Ahh! 那和你是個小胖子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Golliwog〉(怪娃娃)
(「Golliwog」是一種黑色、人形的小玩偶,源自1895年的童書《The Adventures of Two Dutch Dolls and a Golliwogg》,此處考量歌詞,譯為怪娃娃)
曲:Agnetha Fältskog 詞:Bosse Carlgren

You're not the good kind, the soft and sweet kind 你並不有型,軟軟甜甜的
I don't think mom would like your smile. 我不覺得母親會喜歡你的笑容
The way my ears ring, the way my arms cling 從我鳴著的耳朵,緊抱著的手臂
I know that your kind drives me wild. 我知道你的型使我狂野

Golliwog, 怪娃娃
Oooh the way you kiss is really slap-dash, Golliwog. 噢你親吻的方式真是魯莽,怪娃娃
Love me, love me! 愛我,愛我
Fire, fire, 失火了,失火了
Something's burning, something's burning, 有東西燃著燒著
Something's burning, oooh, something's burning! 噢,有東西燃著燒著

I know that you're a brute 我知道你是個小畜生
Always raw and rude and crude, 總是粗鄙、無禮又沒教養
But wow, your cheeky ways get me right in the mood! 但現在,你的厚臉皮卻讓我瞬間沉醉

Yeah, you do make me feel all right 對,你的確讓我覺得很好
So please just hold me, hold me tight, 所以請你就緊緊擁抱我
You can stay here with me, you can stay here with me, 你可以和我在此相伴,可以和我在此相伴
Tell me please that you'll stay all night. 請告訴我你會留過整夜

You're not the true kind, the only-you kind 你並不合宜,卻獨一無二
I guess my mom would say you're bad. 我猜測母親會說你很糟
The way you make love, the way you take love 你製愛的方式,你待愛的方式
I know that your kind drives me mad. 我知道你的型使我瘋狂

Golliwog, 怪娃娃
Oooh the way you kiss is really slap-dash, Golliwog. 噢你親吻的方式真是魯莽,怪娃娃
Love me, love me! 愛我,愛我
Fire, fire, 失火了,失火了
Something's burning, something's burning, 有東西燃著燒著
Something's burning, oooh, something's burning! 噢,有東西燃著燒著

I know that you're a brute 我知道你是個小畜生
Always raw and rude and crude, 總是粗鄙、無禮又沒教養
But wow, your cheeky ways get me right in the mood! 但現在,你的厚臉皮卻讓我瞬間沉醉

 

Written & translated by Evancefree counter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書
  • 妳貼的「怪娃娃」、「小可愛」這兩首歌 ,
    我怎麼聽 , 都覺得好像是同一首歌 ,
    旋律跟節拍都太相似了 ..
  • 是同一首曲子沒錯,〈小可愛〉(Gulleplutt)是瑞典版,〈怪娃娃〉(Golliwog)是改寫成英語在英國發行的版本。

    依凡斯 於 2013/11/04 10:49 回覆

  • 書
  • 瑞典並不是英語國家吧 ?
    ABBA的歌曲 , 除了英語版之外 , 還有瑞典版嗎 ?
  • ABBA剛開始在歐洲走紅的時候,一些主打的單曲有錄製瑞典語的版本,也有只發行瑞典版而沒有英語版的B面單曲,等他們紅遍國際之後,就慢慢沒有錄製瑞典版了。

    但是我在這篇文章介紹的歌曲是原本就以瑞典語寫成的,只是有另外發行英語版。

    依凡斯 於 2013/11/04 21:30 回覆

  • 小管
  • 電視上面很多歌唱選秀節目,曾經看過有評審說,唱歌唱的好,一定會有一個小牙縫。
    看到這裏第二張圖片,好像真是有這個道理。
  • 我前幾年也聽說國外的伸展台興起一股「牙縫風」,大紅的模特兒都有小牙縫。

    雖然Agnetha有小牙縫,不過很多才藝超群的歌手好像沒有這個特徵,大概有牙縫形同多一份保證,沒有牙縫的靠著努力也能唱得好。

    依凡斯 於 2013/12/06 01: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