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1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2~.jpg

愛之鎖 (Quel gran pezzo della 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義大利上映時間:1972.10.12

台北上映時間:1982.07.28

出品:Lea Film

導演:瑪利安諾羅蘭蒂 (Mariano Laurenti)

演員

愛雲芬芝 (Edwige Fenech) 飾 鄔芭妲 (Ubalda)

彼波法蘭柯 (Pippo Franco) 飾 歐林皮歐 (Olimpio de' Pannocchieschi)

凱琳舒伯特 (Karin Schubert) 飾 菲亞瑪 (Fiamma)

鄔貝托迪歐西 (Umberto D'Orsi) 飾 歐德利西 (Mastro Oderisi)

皮諾裴拉拉 (Pino Ferrara) 飾 馬內斯克 (Il Frate Manesco)

吉諾帕納尼 (Gino Pagnani) 飾 迪歐達托 (Mastro Deodato)

奧貝托索藍提諾 (Alberto Sorrentino) 飾 阿多內 (Notaio Adone Bellezza)

雷納托馬拉瓦西 (Renato Malavasi) 飾 大夫 (Il Medico)

丹德克雷利 (Dante Cleri) 飾 卡塔拉諾 (Il Vero Pittore Cantarano Da Nola)

愛美琳妲菲莉斯 (Ermelinda De Felice) 飾 乳母 (La Nutrice)

彩色 / 義大利語 / 91分鐘

製片預算:90,000,000里拉

義大利票房:728,000,000里拉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3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4

左圖:乳母 (愛美琳妲菲莉斯)服侍菲亞瑪 (凱琳舒伯特)沐浴,發現其丈夫歸來,歡喜相報。 右圖:菲亞瑪私藏情夫,趁歐林皮歐 (彼波法蘭柯)熟睡之際,取鑰匙與之床下幽會。

劇情介紹

  歐林皮歐隨軍征戰六月歸來,飢渴交迫,本欲打劫行走鄉間之修士馬內斯克,卻笨拙反遭制伏,幸馬內斯克寬大,與之共享食物。不料飽暖以後,見當地村女又心生歹念,入屋欲加以染指,卻再度為馬內斯克所阻,忿忿離去。然馬內斯克受村女美色誘惑,假以傳道之名大過偷情之癮。

  菲亞瑪喜迎滿身污穢之丈夫返鄉,刻意要求沐浴。歐林皮歐苦於一身盔甲無法卸除,妻子遂以棒槌擊之,藉機自掉落之零件中拾起貞操帶之鑰私藏,並趁隙將隱匿家中各處的情夫們打發離去,獨留其一。夜間,歐林皮歐興致勃勃欲行夫婦之道卻尋無鑰匙,懊惱不已,菲亞瑪稱已向聖徒發誓如丈夫生還,願度兩週無性生活,歐林皮歐只得無奈睡去。彼時,菲亞瑪持鑰匙前往床底與窩藏其中之情人享樂。

  翌日,菲亞瑪苦勸丈夫前往與素有嫌隙之鄰居,磨坊主人歐德利西言歸於好。歐德利西續弦一美艷少婦鄔芭妲,聲稱不喜與丈夫燕好,實則私下與年輕男子偷情,為此,歐德利西延醫為妻診治,反而使大夫動情,欲一親芳澤。歐林皮歐攜公證人阿多內前往磨坊,事主相見,互相排斥,阿多內原極力拉攏雙方,不料歐林皮歐見鄔芭妲穿梭,失態惹惱歐德利西,引來一陣追打,阿多內即於混亂中宣誓雙方和好。

  歐林皮歐於夢中與鄔芭妲追逐玩樂,難以忘懷,遂假扮畫匠再赴磨坊。鄔芭妲於院中曬衣引起眾多小工覬覦,歐德利西妒意大起,語無倫次,適逢假冒畫匠之歐林皮歐抵達,佯稱公爵素聞鄔芭妲美貌,特意差其作畫。歐德利西為討好貴族,連忙答應,並交出貞操帶鑰匙使畫匠得以繪製女體。歐林皮歐即與鄔芭妲上樓假裝作畫,一面欲行偷情之實,不料屋外小工得知樓上正繪製鄔芭妲裸畫,爭相偷窺以致失風摔落,導致歐德利西出外詢問,東窗事發。歐德利西氣急敗壞趕入臥室,過於衝動,與歐林皮歐雙雙墜樓。

  歐林皮歐倉皇逃逸,隱匿草叢之間,適巧馬內斯克路過,誤以為盜賊,先發制人,將之擊暈。歐林皮歐甦醒見馬內斯克正於一宅院外進食,遂坦言其求愛未果,馬內斯克遂建議其佯裝先知,途中攔截貴族畫匠卡塔拉諾,差其為主人繪製鄔芭妲之裸畫。歐林皮歐得道離去,馬內斯克則又藉傳道之名染指純真村女。

  卡塔拉諾受歐林皮歐詐騙前往磨坊,稱欲為鄔芭妲繪圖,歐德利西誤以鄰人又來搗亂,不顧旁人勸阻將之痛毆。卡塔拉諾一怒之下通告公爵,致歐德利西被囚於城堡外,呼救無門。後有一守衛趁機索賄,表示有一律師友人可提供協助,該人卻獅子大開口,歐德利西方知賄賂之盈餘全歸公爵所有。歐林皮歐作戰士打扮赴磨坊,佯稱帶領一列痲瘋病患索討麵粉,小工們聞訊驚逃,歐林皮歐遂趁勢直入鄔芭妲臥室。鄔芭妲正與情人私會,聞聲誤認丈夫歸來,整裝迎接,不料發現來者他人,連忙呼救,情夫即出面將歐林皮歐一棒打死。兩人見鬧出人命,共同至野外一處地窖棄屍。

  鄔芭妲返家發現丈夫歸來興師問罪,遂稱遭歐林皮歐侵犯而將之擊死。歐德利西竊喜,答應將殘餘盔甲攜往鄉間掩埋,路途中卻萌生歹意,決定佯裝歐林皮歐染指其妻。彼時菲亞瑪亦正與情人纏綿,聽聞盔甲聲響,亦誤認丈夫歸來,整裝迎接,不料發現來者他人,連忙呼救,情夫即出面痛擊歐德利西。兩人將之抬至同一處地窖棄屍,歐德利西入內後,發現歐林皮歐即在身旁,雙方均有意識,便互道實情,結果一路扭打。末了因兩人均動情於對方之妻,遂達成一協議。

  兩夫婦至郊外野餐,歐林皮歐刻意支開歐德利西與菲亞瑪,雙方意圖分別偷情,臨陣卻發現鑰匙不合,奔向對方大打出手。鄔芭妲與菲亞瑪巧遇馬內斯克,同聲引誘,使其取出大串鑰匙。兩位丈夫分別尋鐵匠迪歐達托訂做得以痛擊情夫之新款貞操帶,於當晚再次相會交換鑰匙,不久兩人住處均傳來慘叫。

  意外過後,歐林皮歐與歐德利西加入了童聲合唱團,鄔芭妲與菲亞瑪則又躍躍於新的情人。

影片:《愛之鎖》電影片段,歐德利西 (鄔貝托迪歐西)正為小工們注意妻子美色而大吃飛醋,要求鄔芭妲 (愛雲芬芝)立刻入屋。

十日談式情色片 (Decamerotico)

  1970年代上旬,義大利曾經風行一種稱為「十日談式情色片」的亞類型,劇情奠基於中古世紀相對較為豪放的性風氣,以描寫當年人們的偷情趣聞與性生活為主。這波流行大致可以追溯至60年代晚期,以古代傳說為題的電影再度於義大利興盛,其中幾部取材自中古世紀同名著作的電影如《愛情神話》(Satyricon, 1969)、《十日談》(Decameron, 1971)陸續問世,引起相當程度的注意。其中帕索里尼 (Pier Paolo Pasolini)的三部曲《十日談》、《坎特伯雷故事集》(I racconti di Canterbury, 1972)與《一千零一夜》(Il fiore delle Mille e una notte, 1974)更被認為是「十日談式情色片」的濫觴與典型。

  適逢掺有艷情成份的影片因公眾的性好奇而蓬勃發展,這種以古代的性愛生活為賣點的電影類型便在短期之內攀上高峰,達到1972年的二十餘部的產量。「十日談式情色片」的主人翁通常環繞在地主階級與平民之間,但不可或缺的往往是神職人員的角色,利用這類人物的反差作為反諷或搞笑的目的。「十日談式情色片」當中多半具有一定規模的的佈景,足以使觀眾感到有模有樣甚至新鮮奇異。當然,以這類電影較低的成本而言,它的場面無法與考究的史詩鉅片相提並論,不過美麗的畫面與人物造型仍是很討喜的。

  由於當時的義大利正開始流行「桃色喜劇」(Commedia erotica all'italiana),「十日談式情色片」多半也結合了前者的長處。惟為了搏取廣大觀眾的喜愛以製造票房,電影的內容較偏向漫畫式的笑料,因此深度與藝術性相對偏低。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被稱為「情色」,但與後來的色情片 (Pornography)有所不同,尺度僅限於有條件的裸露以及沒有擬真動作的纏綿戲碼。這類電影的興盛期大約在1970~76年間,其中不乏若干創下極高票房的名作,例如原文片名取得淺白誘人的《愛之鎖》即為一例,由愛雲芬芝與眾多女星合演的《公眾女郎》(Quando le donne si chiamavano madonne)與《三大美女》(La bella Antonia, prima monica e poi dimonia)亦為熱門作品。

  「十日談式情色片」的劇情路線與義式桃色喜劇相仿,如今多將之歸為後者的子類型。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5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6

左圖:愛雲芬芝飾演鄔芭妲。 右圖:歐林皮歐佯裝畫家,進入臥室,實則迫不及待與鄔芭妲偷情。

演員、導演簡介

  愛雲芬芝 (Edwige Fenech, 1948~)躍上銀幕的契機,是她在1967年連續角逐兩場選美賽,分別獲冠軍與季軍,因而被星探發掘,在建議下轉往義大利發展。愛雲芬芝從影生涯最具代表性的片型即是數量可觀的桃色喜劇,惟其早期參與的多屬西德製的作品,如《蘇珊艷遇》(Frau Wirtin hat auch eine Nichte, 1968),1970年代初期方開始領銜主演義大利國內製作的作品。1972年間,芬芝連拍多部精緻的古裝桃色喜劇,大受歡迎,屢創票房佳績。翌年,她即與`頗富聲譽的馬丁諾兄弟 (Luciano & Sergio Martino)合作拍攝《嬌嬌女》,票房大破八億,奠定她巨星級的地位。

  芬芝自1975年拍罷《別怕!芬芝》(Nude per l'assassino)以後,便接連在桃色喜劇中領銜至1980年代初,其間的幾部作品如《美師娘》(L'insegnante, 1975)、《銷魂夢》(40 gradi all'ombra del lenzuolo, 1976),《奶油牛角》 (Cornetti alla crema, 1981)等,至今為影迷津津樂道,使她性感女神的形象歷久不衰,然所主演的桃色喜劇仍以70年代初期拍成者最具規模,令人長留深刻印象。

關於愛雲芬芝,請參閱:昔日的義大利性感女神 (參) 愛雲芬芝 (2013嶄新修訂版)。

  彼波法蘭柯 (Pippo Franco, 1940~)集歌手、演員、主持人、作者於一身,是多才多藝義籍明星。他最初以歌手的身份起家,曾自組「企鵝」樂團 (I Pinguini)於1960年首度公開演唱,並與當紅的歌手米娜 (Mina Mazzini)合作錄製歌曲。法蘭柯於1967年開始發行個人唱片,推出過二十餘張單曲與十張專輯,另外他亦於70年代晚期開始創作兒童音樂,也曾接連數年擔任聖雷莫音樂節 (Festival della Canzone Italiana di Sanremo)的表演者與主持人。

  法蘭柯於1968年踏入影壇,經歷四年的配角生涯後,跨足流行的桃色喜劇,與愛雲芬芝合演《愛之鎖》,大獲成功,成為喜劇電影的當家男演員。次年,兩人再次攜手主演以阻街女郎充當夫人挽救事業的《嬌嬌女》(Giovannona Coscialunga disonorata con onore),刷新票房紀錄,此後法蘭柯與芬芝又陸續合演五部電影,堪稱桃色喜劇中的王牌組合。除演出電影,法蘭柯也以喜劇演員與主持人的身份活躍於電視圈,自1971年起參與不少電視電影與綜藝、喜劇節目等,他現今仍持續在幕前活動。

  在演藝工作之外,法蘭柯也撰寫書籍,更一度從政。他共計出版五本著作,其中三本是與Antonio Di Stefano合著的語言謬誤引起的幽默故事與評論。2006年,法蘭柯曾出馬角逐參議員,然得票不多而未能當選。

  凱琳舒伯特 (Karin Schubert, 1944~)為德籍演員,以行政秘書學位畢業後開始從事模特兒工作,並於德國當地結婚。1960年代晚期為追求電影事業而轉往義大利發展,初時多來往於德、義兩地,以性感姿態參與較次要的角色。她曾一度獲得於主流電影擔任重要角色的機會,演出《大寶貝》(La Folie des grandeurs, 1971)、《藍鬍子》(Bluebeard, 1972)等片,隨後因《愛之鎖》的表現而在時興的桃色喜劇中佔有一席之地,然多為配角。70年代中期以後,舒伯特以演出類型電影為主,不乏挑樑之作。

  因事業遭遇瓶頸,舒伯特於80年代初短暫轉往西班牙發展,期間經歷離婚,獨子身陷毒癮等難題,迫於經濟因素而接拍成人雜誌圖輯,並在1985年轉演硬蕊電影 (即俗稱A片)。舒伯特的硬蕊作品大約有20餘部,亦曾與小白菜 (Ilona Staller)合作表演真人秀。她於1994年退休之後因故數度自殺未果,經心理治療後,現與許多認養之狗兒為伴,定居義大利。

  鄔貝托迪歐西 (Umberto D'Orsi, 1929~1976)曾取得法律學位,在學期間即已從事業餘表演,並在畢業後受名演員維多利蓋斯門 (Vittorio Gassman)首度踏上舞台,開啟戲劇生涯。1962年,迪歐西一連在兩部電影中獲得重要角色,並藉著優異演出而跨足影壇,建立起性格演員的戲路。除了戲劇性的角色之外,他也能勝任喜劇、歌舞等輕鬆幽默的演出,60年代中期,他即與義大利著名的喜劇搭擋法蘭柯與奇裘 (Franco & Cicco)多次合作,同時又擔任迷你影集《浮華世界》(La fiera della vanità, 1967)的固定演員。進入70年代,迪歐西也參與多種時興的類型電影,包括桃色喜劇及西部喜劇等。從影晚期,他參演了經典的義式喜劇《凡托茲》(Fantozzi, 1975),此作也成為它最廣為人知的演出。

  瑪利安諾羅蘭蒂 (Mariano Laurenti, 1929~)是活躍於1960年代末~1980年代中期的喜劇導演。他早年以劇本指導起家,1950年代開始擔任助理導演,1967年起,羅蘭蒂陸續執導了數十部電影,並數度與義大利知名笑匠「法蘭哥與奇裘」(Franco Franchi e Ciccio Ingrassia)合作,期間適逢義大利桃色喜劇的蓬勃發展,因而也投入該類電影的導演工作,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有《愛之鎖》以及《俏校花》(La liceale nella classe dei ripetenti, 1978)。羅蘭蒂與愛雲芬芝合作過六部電影。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7  Quel gran pezzo dell'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08

左圖:歐林皮歐刻意將歐德利西與妻子支開,留下自己與鄔芭妲獨處。 右圖:《愛之鎖》原聲帶封面。

淺談《愛之鎖》

  本片是義式桃色喜劇邁向票房顛峰的重要作品,也是「十日談式情色片」最賣座的電影之一。首先要歸功於它既長且露骨的原文片名,直接告訴觀眾有「又裸又暖的鄔芭妲」可看;再者劇情確實也毫不掩飾地將這古代的偷情軼聞表現出來,此外更有連串卡通般誇張而不花腦筋的笑梗,使整部電影不見冷場。即使影評將它批為「粗俗、愚蠢」,仍舊收到了極佳的商業效果,同時也將幾位主角與導演推向他們生涯的高峰。

  先前介紹其他義式桃色喜劇的文章裡面曾經提到,早期的桃色喜劇多較名符其實,以「性」作為電影的母題,劇情環繞在偷情趣聞、性癖好、閨房秘辛、娼妓等等之間。《愛之鎖》作為一部早期的代表作,即呈現了典型的特徵,透過丈夫的佔有慾 / 綠帽恐懼以及妻子的偷情之樂衍生出許多不顧形象的爆笑衝突。另一支線則是對聖徒的嘲諷,這也是十日談式情色片經常出現的情節,聖徒、修士們總是藉著除罪、開導等理由染指天真的民婦或女僕們,相反的,貴族中的女子或是處心積慮的年輕妻子們則往往智慧機靈,且有性主動的特色,一如本片的兩位女主角。

  如同其他早期的桃色喜劇,《愛之鎖》的笑梗與劇情多能產生一定程度連結,且絕大多數的笑點均發揮了作用,其中一部份更是噴飯級的。義式桃色喜劇擅用誇張的笑料情節,在本片卻更有卡通、漫畫化的跡象,例如妻子在家中藏匿了眾多情夫、為偷腥而佯裝作畫引起騷動,結果登徒子與醋夫雙雙墜樓、丈夫遭到棄屍才發覺同病相憐等,最尖酸的是,遭遇慘劇之後居然參加了童聲合唱團 (且音域還拔得頭籌)。唯獨一部份慣用的丑角模式用力過度,有時看起來略為吃力不討好。除了極為豐富的行為笑料,電影的對白也數度發揮了製造喜感的功能。

  十日談式情色片所能額外帶給觀眾的新鮮感,即是片中的古代背景。《愛之鎖》全片呈現了不少中世紀的鄉村生活型態,包括服裝、建築與若干日常行為,此外亦穿插幾幅南歐的鄉間風情,引人入勝。本片並非鉅資拍攝的考究史詩,劇中佈置未必皆盡真實,然傳神之處在於能將相對落後的建築細節、衛生條件等表現出來,片中人物穿著粗布衣裳,每人似乎都蒙了一層灰,否則便是油亮油亮。當然,女主角們必定不脫膚若凝脂、光滑無瑕,在男性取向的電影裡,她們總是潔淨的尤物,至於小丑似的男角是如何地蓬頭垢面,倒不是觀眾在意的了。

  由於在愛雲芬芝與凱琳舒伯特兩位主要的女星之外,片中又安排了陪襯型的女演員,因此裸露畫面偏多 (以義式桃色喜劇的平均值而言)。不過當時的幾部十日談式情色片似乎皆有較為暴露的取向,時裝的桃色喜劇則未必會以連串的香艷鏡頭作為招攬。撇開這些不談,愛雲芬芝與凱琳舒伯特在電影中都有不錯的演出,即便兩人主要的戲份在於私會情郎,但芬芝將一個個性精靈妻子的神態詮釋得頗為傳神,十分討喜;凱琳舒伯特的戲份較少,演出也較木訥,但她的表情語言也算可圈可點。

  挾帶艷情性質的電影雖然具備了討好男性觀眾的先決條件,但若以各國的同類作品比較,歐洲製作似乎都有相對平等的基底。當然,以凝視的角度來看,某些美式電影確實掺加了許多男體橫陳的畫面,但也往往高度拉抬他們的性能力,女性多半屬於客體。在義大利桃色喜劇中,不乏以女主角的觀點作為全片角度,或至少能盡量設身處地使女方的視角逼近真實,更重要的是,電影多半採取比較平等 (或者對男性持保守派) 的立場。

  本片環繞著貞操帶為中心,末了卻跳脫這項工具本身束縛女性的用意,反而大大諷刺了男人對妻子的獨佔性,以及他們內心深處對於失去性權力的恐懼。電影中的丈夫三番兩次為了醋意大打出手,又處心積慮試圖染指對方之妻,以滑稽愚蠢的方式反映出真實世界裡男人隱藏的黑暗面。另一方面,我們似乎沒有看見女人真的為自己的貞操帶感到困擾,每逢出牆之時總有辦法弄來鑰匙,末了更周遊於不同的年輕男子之間。義式的結尾經常有「空歡喜一場」的安排,試圖勇闖溫柔鄉的男人最末多落得狼狽下場,如同結局中的丈夫雙雙遭到「斷除禍根」,完全未能享有他們夢寐以求的外遇。據說義大利人相當重視家庭,如此大約有暗示男性安份守己的意味存在吧!

Written by Evancefree counters

其他愛雲芬芝主演電影介紹

美嬌娘 (Samoa, regina della giungla, 1968)

別怕!茱莉 (Lo strano vizio della Signora Wardh, 1971)

我怕!達令 (Tutti i colori del buio, 1972)

毒姬 (Il tuo vizio è una stanza chiusa e solo io ne ho la chiave, 1972)

嬌嬌女 (Giovannona Coscialunga disonorata con onore, 1973)

寡婦情調 (La vedova inconsolabile ringrazia quanti la consolarono, 1973)

艷麗嬌娃 (Anna, quel particolare piacere, 1973)

女房客 (Grazie... nonna, 197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音樂、彩妝史-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冠軍磁磚
  • 劇情介紹第二行第一個字
    會不會是笨拙而不是本拙呢
    請您別誤會
    我是感動於您如此費心幫大家介紹好電影
    想讓您精品文章更加完美
    祝依凡斯您今夜有個好夢
  • 謝謝您的熱心指正!誤植的文字已經改過了,往後若有任何意見也歡迎您隨時賜教。
    祝福文友有個美好的夜晚!

    依凡斯 於 2013/06/04 22:23 回覆

  • 無趣BIndigo
  • 70年代已是大西洋兩岸性解放的尾聲。想諸多義氏桃色悲喜笑閙影片,以男女天花行空性行為性幻想題材,大概也是這個時代背景下的產物?比較想知道的是這些個情色電影在製作構思階段時,有沒有考慮到全球巿場(嚎來嗚一定有)?推測在那個年代,米帝(或聯手西歐)以政經外交手段施壓亞洲各國(日、韓、港、台、星,不知道以上各國如何應對?台灣有電檢尺度,可能引起人們好奇反效果?又如伊斯蘭國、中東國又如何應對?),這類義片想必賣座,跟著蜂擁而至。對不起本人的無趣。背後都有文化洗䐉,全球戰略的意味。當今中國有年度外片限額,絕不讓步,其實是洞悉西方技倆,也讓本國片有壯大成長的時間。

    會有這種聯想,是因為正在閱讀一本有關近幾年Amzon's last contacted tribes的書籍-- "the Unconquered" by Scott Wallace。讓我有些嚇了一跳的是,除了考古人類學家,還有大批基督教傳教士想要闖入雨林,想要"馴化"他們眼中的原始人,已經二十一世紀,自己國內宗教名存實亡,分裂爭吵甚至千百年的殺伐。。(無言狀)

    http://m.youtube.com/watch?v=sLErPqqCC54
  • 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討論,但也必須承認自己在這方面沒有太多研究,所以下面大多只能用推測的角度。

    義式桃色喜劇起源於1970年左右,應該是他們電影業的「名產」之一,它主要的市場在歐洲與南美地區。不過相較於西、北歐地區,義大利對性的尺度相較含蓄,這反映在他們的電影檢查上面。

    據我的認識,美國的情色電影是在1960年代初期開始的,不過當時還處於邊陲地帶,到了晚期才開始流行起來。香港的風潮則始於1960年代末期,但是電檢的開放是在1970年代,而且港產的電影似乎比歐美片更熱門,常常可以躋入排行前茅。至於日本的情色電影產業發展得比歐美更早 (應該說官方認可得相當早),在1965年前後就已經有多家專門攝製色情電影的獨立公司,盛產的規模之大,曾經佔國內製片總數的一半以上,我想這也是當今日本能作為一個與歐美抗衡的色情娛樂產業的重地的原因。

    台灣當時的電影映演主要為美國八大公司或是歐洲當紅的製作,我猜測色情電影應該是透過其他片商或戲院本身自行摸索接洽來的,所以我們可以發現這些電影在台灣上映的時間要慢上好幾年,而且是沒有順序的。

    如此BI是否能從中發現什麼脈絡呢?

    且不論美國是否與西歐聯手施壓,這種性開放的風氣所到之處都能成型,因為這是男性不分地域的通好,只是在這之前壓抑的程度不一而已,大家可能只是開黃腔、私下傳閱黃色書刊或禁書等等。在一些檢查制度比較嚴格的國家,頂多採地下化的模式進行,因為這些電影之於男性觀眾必定有利可圖。

    或許歐美的色情電影對於其他國家可能造成一些文化侵略,但就「性」本身而言,似乎每個地方大同小異,都是男人在利用、控制女人。日本自己發展出的色情產業,往往使用比歐美更五花八門的招數,而且似乎還反過來侵略了西方,使他們的色情內容變得口味更重。所以就這方面來看,我覺得主要只是加強了性別之間的分化與不平等。

    有許多的文化傳播,背後的目的都在加強某種權力,例如傳教士如果成功影響了土著,宗教的權威與控制力相對增強,因為這些土著成了他們的「樁腳」。哪怕進入雨林的是人類學家,或許他也帶著「我先完成這項研究,我就可以擁有這方面權威」的想法,所以帶有目的都是危險的。但影片末了作了滿好的結論:我們必須考慮到對方生存的福祉 (但什麼是福祉恐怕也有爭議)。只不過多元文化也衍生了另外的問題,例如我們要去尊重某個文化裡面關於不平等的內容嗎?這又引起許多辯論了。

    依凡斯 於 2013/06/05 17:39 回覆

  • 無趣BIndigo
  • 謝謝Evance的精彩回應。坦白說, 像我這樣直截了當的留言,輕則冷淡以對,重則被刪除,拒絕往來。

    其實據我野外觀察動物的經驗, 加上日益廣泛的閱讀, 發現人的許多(性)行為與野生動物有著驚人的相似處。譬如,mountain goat 或 ibex 在秋季發情期,公羊為了炫耀,爭奪母羊(母羊也會西瓜偎大邊O),鬥力鬥角,聲傳數里。 有些公羊還會被頂下山崖。這段期間,年輕公羊還必須保持距離遠遠待著,等季節過去,才能歸隊。勝利公羊可領數隻母羊,組成harem。男人利用、控制群女人,不也是向他人炫耀,證明自己的能力? 可所有的野生動物性行為是為了繁衍後代,一年裡也只不過兩三個月,事後大多各走各的。可只有人類沒完沒了,當成娛樂,變成經濟。自然界的唯一勝出者,從非洲走到中東,而後歐洲、亞洲、澳洲、最後美洲。體力或許是如此鍛煉出來的 (疑。不知道有沒有研究prehistory時,人類的性行為。一定是很有趣的題材。是有個週期?還是年年月月?是何時脫離自然,自成一格?)。在猴群之間的鬥毆,幼猴還會被搶奪,洩憤當成食物。這是不是叫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在矽谷作事時,有一天(蠻震驚地)發現自己和其他亞裔,像住在動物園,其實是被刻意圈在一個小小範圍,一舉一動被嚴密監視,(有些公司厲害到會送電腦監視到你家。現在有無線無限上網,只會變本加厲)。在臺灣,公司掌握你的個人健康數據,以決定工作份量。說直了,這是一群猴子對另一群猴子的變相閹割。。

    對這場近代人類性心理的演變史,到底是人心的自然發展蔚為趨勢,還是有隻政治經濟商業的手在背後階段式的manipulate,恐怕也是一部厚厚的一本巨著。我的觀察也只是一隅之見,受限與我的成長背景和有限觀察, 和who I am。。以前的臺灣風氣有多保守多壓抑,但總有個觀念認為人的進化要往精神的方向長去,沈溺於性是形而下下之道。重口味感官刺激是不入流的。當然,人的性心理深沈是海,像個無底黑洞。但無盡挖掘入那個黑洞,只會愈來愈淪為獸類。何何況我深深相信, 很多五花八門的招數,是這個愈來愈病態的資本社會商業社會的產物,人心的平衡,你宰制我, 我宰制我,反映在人的性行為上。更怪異的是,人在群體裡的行為是有傳染性的。政商媒體深深瞭解這一點。

    “傳教士如果成功影響了土著,宗教的權威與控制力相對增強,因為這些土著成了他們的「樁腳」。哪怕進入雨林的是人類學家,或許他也帶著「我先完成這項研究,我就可以擁有這方面權威」的想法,所以帶有目的都是危險的。”
    這句評論好專業。所以,依這本The Unconquered書中,提到最新的保護行動, 不只是完整保護他們深生存的rainforest, 而且擋住人類學家,擋住傳教士,擋住logger,擋住poacher,擋住Corporation。。。。奇怪的是,獻上熱情,獻上一生的領導者, 也是白種人。大概只有白種人知道白種人的evilness。Just like only Taiwanese knows Taiwanese。 Chinese knows Chines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z7RUSCUhzk
  • BI的留言裡面不涉及冒犯或攻擊,實在沒什麼好作過度反應。不過,倒需要花點時間才寫得出像樣的內容回覆就是了。

    關於動物生態我是疑惑多過了解,始終抱持一種觀念:動物之間都會有若干相似的地方,這不一定足以解釋某個物種的特定行為,就像以獅子、猴子、鳥或甚至企鵝的性行為來支持人類性行為的根據,但什麼使這些動物的行為足以解釋人類的性呢?即使與我們最相近的猴子也不足以徹底說明人類行為的由來,因為人已經過演化,這就有點類似當一種魚演化成兩棲類之後,我們卻還聲稱牠們的天性就是喜歡待在水裡。

    或許已經有一些關於史前人類的性行為研究,假使有好了,應該怎麼去肯定裡面的推測?我覺得在原始性行為這方面明顯也有兩種極端的立場:一種就是現行的型態,男人四處播種而女人謹慎地挑選最好的基因 (個人以為這是將兩性分化合理化的說法);另一種類似群婚的模式,男女均四處性交,因為女人如果要確保懷孕必須持續地接收精子。為什麼不同的立場會對原始性行為有不同解釋?這又牽涉到目的性了。

    人類雖然發展出高度文明,但自然總是會找到屬於它的出口。我曾經想過,野生動物每天冒著弱肉強食的風險尋找食物,人類現在不需要靠自己打獵,但文明中的營生模式卻也是互相競爭,我想這耗損的精力並不亞於整天在野外奔波。另外,人類原先可能不在食物鏈的頂端,換句話說,我們避免了自己被獵食的命運,但是隨便一場內戰或國際間的戰爭,死亡的人數或許就與原始狀態中某段時間內會被獵食掉的人數不相上下。

    但物種終究都在演化,我期待人類會是發展出合作取代競爭,而且也能與自然和平共存的物種。或許宇宙法則乍看是種競爭,但只是「乍看」而已,仍有許多未發現的契機。

    依凡斯 於 2013/06/07 22:14 回覆

  • 無趣BIndigo
  • 這個片名,愛之奴,取得有意思。從情節看起來,大概是眾義男為兩位肉彈迷得團團轉,在現實社會,大部分時候,我所觀察到的米人,兩性交手大多女人仍処下風,用過即丟,男方怎肯為小孩家庭失去人生歡樂,尤其是口袋深重者。高科技戰爭多麼地地盤利益計算,那些爬到頂峰者怎麼可能守得住,想抓住愛情的女人少有成功的,抓住錢財機會大些吧。更何況米國肉弾絕對不缺。倒是好奇,義大利片名直譯中文,是何意思?有愛之奴之意嗎?

    任何社會的保守壓抑,從壞處看,或許也能解釋為掌權者恐懼失去性杈利吧,不管是家庭裏的父權或國家裏的政權。。。。

    野生哺乳動物世界的發情期,始於母獸年周期荷爾蒙釋放或"熱情"呼喚,公獸無法控制,奮勇攻進,這可就是獵人可資利用的大好時機。各類模仿母獸呼喚的whistle吹一吹,公獸那管得到躲在暗処守候的獵人。。。。可人類女性一月一次,各自不同日,人口眾多的城市,四處飄散。。。。這些加加縂縂也是大好商機吧。

    不管是西方強勢要求開放,還是本地片商主動引進,我深深相信,西方就是要用大胸脯、大肌肉、越飛越遠的飛彈、天花亂墜的強勢媒體,打挎他國自信心,造成永世崇拜,最好你家永遠代工、作牙刷肥皂,我永遠主導品牌、媒體、產品設計。。當然這是個春秋戰國時代,各國皆在搶軟體、硬體最後主控權。。。。
  • 1970年代在台灣上映的艷情電影大多不脫幾個取名方式:愛的XX、俏XX、女XX或妙XX,所以「愛之奴」應該只是公式化的產物,剛好與劇情有那麼點呼應而已。順帶一提,近來有新聞提到義大利是歐洲對女性最不尊重的國家之一,或許在這個時代的電影裡面就看得出一些端倪了。不過相較於歐洲,我以為美國是男權更加高漲的國家,兩性交手的結果自然不足為奇。「愛之奴」的義大利片名直譯成中文應該是「鄔芭妲全裸又溫暖的鉅篇」,當時的義式桃色劇有很多這種長而淺白的片名。

    我覺得現代人可能已經喪失大部份這種覺察原始的性訊息的能力,所以色情品中的女人都以誘人的姿態出現,即使消費者不在發情期也會被牽著鼻子走,加以現在的女性意識抬頭,許多女人不再願意當柔順的尤物,進一步威脅了男人的威權,色情品的內容於是愈來愈野蠻,使男人能夠繼續享受在駕馭女人的假象之中。

    其實,不管西方如何用這些乳房或是飛彈來進行文化控制,真正博大精深的文化不太會被撼動,反而有些抗衡的效果,例如當美國數百年的文化遇上曾有數千年古文明的西亞、歐洲地區或是中國,並不容易發生全面的影響 (雖然美國文化確實滲透了全球)。

    依凡斯 於 2013/06/07 22:15 回覆

  • BIndigo
  • Evance 思路清晰,開放又深入,是少有的知性女子。與你缐上交流意見與見聞,很有趣味。

    為何各國情色電影皆興起於六零至七零?依台灣成長期接收資訊,始於米國個人解放、性意識抬頭,社會運動蔚為風気?這麼大的情色世界市場大餅,誰願意落人之後,想必競爭必定十分激烈,各國端出最佳本地菜色,千年累積地下情色文化,泉湧而出。。。只有人類有這種本事,不斷創造又創新,相互激蕩,又反過來推動自身的演化,眼花瞭亂。

    才提到矽谷的監視文化,前周末又爆出驚人卻不新鮮內幕。一位任職米國最高國安機構,放棄二十萬年薪,女友家庭都不要了,竟飛到香港尋求政治庇護!! 個人意識愈高漲,愈是有一小撮人坐立不安,恫嚇全世界,緊抓武器、緊抓媒體、緊抓高科技,什麼MS、FB、Yahoo、Google、Twitter。。通通都是米帝的國際商業間諜。二十年僅離開美洲一次,在台灣待兩星期,其實已與世界其他地方脫節,但願如你所說各博大文化能一搏米帝滲透。BI沒什麼影響力,在這巨龐大吃人機器裡,載沈載浮,尋尋覓覓,。。。

    人群擁擠城市,嗅聽視覺受到制約太大,BI的感官是不斷地在野外走路露營,才逐漸甦醒的。之後,再也回不去過往狀態。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3/jun/09/nsa-whistleblower-edward-snowden-why

    Over the next three years, he learned just how all-consuming the NSA's surveillance activities were, claiming "they are intent on making every conversation and every form of behaviour in the world known to them".

    .........................

    But he believed that the value of the internet, along with basic privacy, is being rapidly destroyed by ubiquitous surveillance. "I don't see myself as a hero," he said, "because what I'm doing is self-interested: I don't want to live in a world where there's no privacy and therefore no room for intellectual exploration and creativity."
  • 溝通不僅需要思路,也依靠人的解讀能力。我常覺得自己的思路處在繞圈子的狀態,應該是BI的解讀能力佳。

    關於色情的流通,有一件滿有意思的現象。在1960~70年代期間,在世界各地最廣為流通的是歐美的製片,當時的日本雖然有驚人的產量,但在外地的影響力似乎不大。我們假定西方有以大胸部征服亞洲的野心好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計劃應該失敗的成份比較高。因為亞洲男性最後仍然比較偏愛外型與血統較為接近的鄰國製片 (所以日本的A片才能決崛起),另外的原因是歐美女性比較坦率,東方男性卻沒有受到多少西方社會運動的影響,停留在男權至上的狀態,唯獨學到片面的「性開放」,因而偏好被動的異性。從另一方面來看,亞洲男人不喜歡西方那種愈隆愈大的胸部以及日漸誇張的反應,歐美男性卻驚訝於亞洲人居然聘請「兒童般」的女演員來拍攝A片,可見這方面仍然藉著一些地域性的阻礙而無法完全被滲透。

    階級是男權式的統治模式,要維持這種秩序就一定會有一小撮人在嚴密把持著利益,也因為階級愈高利益愈大,總是會有人出來挑戰目前的次序,只要能撼動它就不怕自己沒能直接或間接掌握更多益處。但是,文化通常是累進的,以這個角度來看,美帝還是初生之犢,他們現在玩的手段,其他地區的老大哥幾千年前就在玩了,所以不怕沒有資源去熟悉與制衡。當然,這種現象也有其缺點,美帝所擁有的一些較新的理想也不容易輸入這些國家。只要男權繼續支配世界,不論秩序再怎麼被攪動,還是會有階級,如此一直循環下去。因此有些思想家或學者認為要創造平等,並不是推翻資本主義即可,必須消滅男權才能辦到。

    人們確實要意識到自己並不僅居住在一個國家或人類文明之中,也是居住在地球上面,所以現在愈來愈多人開始關切生態與地球,試圖從中找到平衡的新契機。不過想想我們先前談到的動物與人類的共通性,在這些自然科學領域多被男性掌握的狀態下,或許自然的新發現又被目的性所扭曲,變成延續人類權力分化與階級的力量。

    依凡斯 於 2013/06/15 16:32 回覆

  • BIndigo
  • 不僅人的思維,不斷地繞圈子,恐怕整個人類文明也在繞圈子。從石器時代,戰爭何時停止過,互相毀滅的武器愈來愈厲害,死傷人數愈來愈高,虐待人的本事也愈來愈大,手法翻新,那管得著其它物種,當然為人所用(中國大地曾有的tiger, bear, rino, elk deer....百餘年前就已滅絕)。但願 Edward Snowden 從偽君子國逃到真小人國,虎穴跳到狼窩,最後能向普遍云云凡人證明,最後結局不會是繞了一大圈。以一人之力對抗龐大國家機器,年輕熱血,理性冷靜,才二十九歲!大部分二十九歲的人在幹麻?BI只有一肚子的困惑,to machine,to economics, to capitalism,to history,to biology, to self。。

    十幾年前第一次旅遊日本,我也對像兒童般日本女優,驚訝又好奇地合不攏嘴。。是不是清純乾淨是亞洲男性傳統性幻想對象?象徵處女?這不是也是某種程度的普世價值?Japanese Anime 米國各地相當受到歡迎, 書店中占有蠻大一部分書架。但反過來看,遇過一些"歷盡滄桑"的歐美男女,似乎經驗太豐富,如何也掩不住眼神深處永遠失落的靈魂(也可能是社會打滾太久,相由心生,或是根本就食物亂七八糟。)。歐美女性坦率,另個角度就是大嗓門咄咄逼人,如果說杈利是敢要敢搶爭取來的,這種態度也是社會文化歷史產物吧。女性傾向高大強勢男子,是生物本能,相通於猴子山羊等野生動物(not sure about 男性偏愛溫柔女性或嬌小女子,應是文化產物?)。插個話題,日前在我住的這個"土土的"大鄉下,竟然碰到一對亞洲(日本?)雙胞胎,活像日本卡通片走出來的兩"小甜甜",外外,公主模樣,衣著打扮,一塵不染,温室花朵碰上土堆打滾野生小豬。。

    自然界有那種哺乳動物是由雌性支配?打倒男杈,恐非易事;但人們要求僅是,更多的透明度和監督,不是那一小撮人關起門來,無法無天,掌控思想,掌控物資,掌控階級(軍事、金融 大於 法律、宣傳> 科技 > 科學> 人文> 藝術>人格教育、宗教),掌控社會文化走向,掌控一切,騙內騙外。。但國與國之間的商業機密、國防機密、情報活動,又怎麼可能透明在先,自露底線?

    資本vs.共產,或放任vs.計劃經驗,應不只是0和1的遊戲。BI 並非財經專家,也沒有住過號稱北歐福利模式或德荷萊因模式的國家,只能拾人牙彗,撿些接近本人看法的文章來參考。二十年來的生活工作經驗,以為米帝放任式市場經済,傳染病一樣地無盡擴張,全球侵略,是最最糟糕的樣本。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5/blog-post_29.html

    即便如此,自從遷居 Rocky Mountain West (Mountain States)之後,對性喜自由,熱愛戸外的本人而言,已是個理想之地,賴到現在不走。賞不盡的地質景觀,夏秋可打獵(So surprised..這世界還有地方能養出大批打獵人口。),冬天南下RVing。。野生動物一如人類,不適當管理,驚人繁殖力,破壞生態,散布疾病種種,打獵是有必要的。現代人用rifle打獵,how to track & scout 難度較高,但鎭日關在室內老鼠賽跑,各種幅射照射,鬥智鬥氣,都市打獵更更為險惡。
    一群土土獵人和動物照。
    http://www.fieldandstream.com/photos

    有地質學家說,其實地球是不用人來關切的,人應該関切的應是人類自己,地球是不會被毀滅的。等人類將自身和其他物種玩完,數千萬年之間,火山融岩爆發,冰河時期來來去去,新的生命終將誕生,不停地向前演化。。。。這是不是也叫繞了一圈?



  • 戰爭是一種文明的扭曲,對某些人持有的立場而言,這是一種必要性而且無可避免,但這方面如果以基進女性主義的主張來分析,就會變成:男人先用父權控制社會,而他們的生物性就是競爭,在女人缺乏影響力無法左右大局的狀態下,競爭擴大成全人類文明的規則,也被女人所內化 (所以有人不相信如果世界改由女人主導可以避免掉競爭,但實情是很多女人已經習慣父權社會的生存法則)。

    根據若干研究的結果,舊石器時代可能是母系社會,而從挖掘出來的骨骸未有發現武器造成的傷痕判斷,當時是沒有戰爭的。當然,有些人會覺得這是片面的說詞,但是戰爭或競爭是一種無可避免的必要性這種說詞犯下一種錯誤,所有自然產物都是不停變動的,「競爭」本身為什麼不可能因為環境改變而喪失優勢終至被淘汰呢?這並不是在說男人的所有天性都是不好的,據說男性擁有箭矢性的思維,女性的思維是內囿或圓形的 (這對我來說很玄,因為我太習慣箭矢性了),所以女性的社會進步的速度可能會比較緩慢,但很顯然目前的男性已經誤用了他們的進步觀,他們追求進步是在於擁有極大的權力好在競爭中獲得勝利,卻不是增加全人類的福祉,所以資源愈來愈分配不均,歧見日益增大。

    人類應不應該繼續維持男權,和哺乳動物的生態沒有關係,我無法了解這種類比的邏輯。自然界有那種哺乳動物是住在綱筋水泥裡面,天天處心積慮想製造新的需要好迅速致富或是研發先進武器制人的呢?如果說男權是歷史上曾經存在的制度,它是一種「自然」就非得繼續下去,這恐怕是不合理的。演化也是一種自然,例如狗曾經有一群狼的祖先這件事本身也是一種自然,但我們不會去批評狗違反自然,告訴牠們「你必須做狼才符合自然」,那麼為何很多人卻覺得男權是天經地義,推翻它違反自然呢?

    同樣的,女性傾向高大強勢男子或是男性偏愛溫柔或嬌小女子,這些都可能是後天造成的,因為父系社會不歡迎強壯的女子以及陰柔男子,那麼大多數人擇偶時自然會挑選符合社會期待的類型,以致強壯的女子以及陰柔男子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就慢慢減少乃至成為少數族群,但是,只要社會的價值觀再度改變,少數不無可能成為多數。這種現象本身才是自然,而不是「某種人的優勢」就叫天性或是自然。我本身就不欣賞高大強勢的男子,身邊也有女性不以此為挑選伴侶的條件,這並不是我們的天性被掩蓋,而是人的天性原來就可能是多元的。

    我一直覺得理想的世界應沒有國家之分。國家是一種男權制發展出來的不合人類需求的形態,歷史證明國家與文化及人權生命的維繫之間沒有一定的關係,反而造成人才的埋沒以及人際隔閡。一個國家裡面或國與國之間往往如你所說:「一小撮人關起門來,無法無天,掌控思想,掌控物資,掌控階級」。有些國家每天都有孩子餓死,有些國家想辦法刺激生育率卻是為了「競爭力」,這完全不是奠基在每個人的福祉,而是在權力上面,仔細想想要這種權力做什麼呢?國家的競爭力實在不代表人的幸福啊...

    先回一半,BI提供的文章包括我比較不熟悉的部份,讀完大概還有一些可以談的。

    依凡斯 於 2013/06/23 21:18 回覆

  • BIndigo
  • 由另一種角度來看,大部分男性熱愛向外探索(也是天性,我以為。箭矢性也是此意?),想盡各種方式或工具達成目標(不計代價,不論後果,即使是死亡;與死亡擦身而過,太刺激也有宗教上的意義吧。),証明自己,享受征服,戰爭由此而來(互相征服,更具挑戰性,也更為刺激)。即便 less ego 者,也為探索而探索。大多數科學數理上的重大成就,來自男性,其餘如太空探索等等,這些是事實。

    由女性主義角度來看,大概也可歸因於父杈社會拑制,長久下來,女性being domesticated。在歐美連同性婚姻都勢不可擋,兩性平杈在法律上已經很完備了。但依我的觀察和經驗,女性在數理科技等硬實力上的較量,路還很長。經済GDP上的成長(GDP 為何要無止無盡長長長,我始終也搞不明白?),最終來自於硬實力的増長,包括軍事設施的擴張、販售,這肯定是白種男性思維的產物。暴力是人性中無法根除的劣根性,但鼓動他人矛盾,藉以全球賣武器,增長自身GDP,是巨大罪行,也是陰謀。

    就算從石器時代,女性是兩性的勝出者,領導人類演進,為了食物地盤,暴力仍不可免,大規模戰爭呢?是否會有科學啟蒙?武器競賽?這倒是很好的科幻小說題材。說不定如今要高呼打倒的是  女權。

    打倒、推翻有革命顛覆的意味,似乎提倡以暴制暴。先進女權運動者,有如此激烈主張嗎?金融、軍事、資源掌握在少少數男杈手中,最終對決,不可避免。對策在哪?相對於其他動物以牙齒、利爪相搏,人類世界更為複雜,實力或更為懸殊。何況為數眾多的女人們,早已禁不起拜倒在高大強勢權錢之前。。。。

    對地球更嚴重的破壞,來自人口。中國歷來人口壓力,築運河,發達灌溉系統,水田梯田,破壞多少林地,動物滅絕。戰爭造成人口大減,生態可稍稍喘息,也是正面意義。

    至於國家是個什麼怪物?就是一群猩猩互相叫囂恐嚇,回頭勒索人民要保護費,還聳動無辜搖旗吶喊皆當炮灰。

    腦力激盪一翻,蠻有意思的。一些雜七雜八思維,可不是什麼博士論文。
  • 「就算從石器時代,女性是兩性的勝出者,...,說不定如今要高呼打倒的是 女權。」這是一種很常見的猜測,認為女性掌權也會走向和目前一樣的道路。持以上論點者多半認為現狀不太需要改變 (既然女性掌權也會發生暴政的話),但很弔詭的是,這同一批人往往也認為兩性在「本質」上是不同的。這就有趣了,如果男性天生勝任競爭性的事務,女性則擅長照料哺育,既然她們「缺乏」這些男性特質,何以統治世界之後又會演變成需要打倒女權的地步呢?

    「女性專權的暴力更甚男性」這種思維已經在許多虛構的故事中反覆出現過了,這可能是一種有意圖的洗腦,好說服全人類「男性統治是最理想的」。實際上這完全是以男性的邏輯在理解女性,如果男人的思維足以概括整個世界,換言之世上所有人都只具備單一思維或如同他們被曲解的模樣,我想人類大概是前途堪憂了。換個角度,在競爭時先發制人,使更強者沒有機會被培養出來應該司空見慣了,所以我們為什麼不能理解成「父權出於對女性的畏懼,深怕她們發展出更理想的文明導致男性失去優勢,甚至永無翻身機會」呢?

    套用Greer的說法,我們目前所知的女性大多還是「女太監」,她們受到的壓迫過於長久而全面,直到今天仍然在康復途中,尚未發展出完備的特質。所以現在執「女性特質」一詞都可能是不夠客觀的,因為世人所認識的女人只是「男人眼中的女人」。這個觀點再與Miller曾強調的「男性特質喜好競爭,女性特質擅於溝通」相結合,可知女性帶領的世界會往另一個方向發展。但這是一種解構重組的概念,並非給女性一些政治席次就能辦到,現行關於父權的所有體制都必須推翻。

    打倒、推翻、革命都曾經是女性主義的用詞。「以暴制暴」是一種迷思,例如從前毆打妻子無關緊要,為了改變這種陋習而以法律約束之,或是教科書裡面的刻板印象都必須刪除重新編寫,這可以視為一種「暴力」嗎?如果父權本身利用一些暴力達成控制,那麼反動力量應付的手段也就可能是比較強制性的,但若將這些語彙都理解成父權中的暴力革命,大概又有些曲解並且低估了它的全面性。男權幾乎無所不在,不可能一瞬間將它「革除」,過程也許是非常緩慢的。

    關於人口的問題,我以為目前的爆炸狀態也是受限男性思維所致。姑且不論是否有能力養育,在「男性的任務就是播種」的主張下,孩子就是一直不停地生,後代的數量就代表一個男人的勢力,自然人口會暴增了。女人不會一心要求孩子愈多愈好,也不會以「擴增勢力」為由來生育,每個孩子都是一點一滴在子宮裡長大,珍貴而平等,在此情況下,生育率會較低,也就不必「生了一堆再殺掉一堆」,罔顧人權。

    「至於國家是個什麼怪物?」BI的說法真是我見過最精彩的詮釋!

    其實,女性主義已經不算是新潮思想了,目前的性別趨勢正在朝向「多元論」發展,我們常可以看到以「性別」代替「兩性」的說法。或許性別的差異性多如百花齊放,可是98%都被化約成男與女。當女性團體仍在疾呼男女平等時,這些性別團體展開更尖端的行動,試圖將這些多元性別從框架中解放出來,發展成他們最舒適自然的模樣。套用一句我朋友的話:最該加油的其實是遠遠落後在既定思維裡面的人們。

    依凡斯 於 2013/07/08 10:27 回覆

  • BIndigo
  • 進一步深究,兩性是否在本質上就有所不同?這有些像掉入存在主義提及那個繞不出的旋渦 -- 存在先於本質?還是本質先於存在?受到科學教育的BI比較相信,千百年來,女人受到懷孕生子、傳宗接代的生物、社會負擔,消耗掉大量體力,照護撫育,性情傾向empathetic and caring,"在家種菜",似乎迴避不了。如果競爭是箭矢性進化的動力,即使盤古重啟開天,女性勝出可能性也不大。哺乳纇動物皆然。徹底解決之道,只有讓男性也能懷孕產子,兩性本質平杈才能邁出一大步,扳回一城,幾代之後,男女"本質"或可趨近平衡,進而影響政治。至於男性如何簡單懷孕產子,可就有待現代醫學革命性進展。

    如何以柔治國,歷史上似乎找不到成功例子(武則天、慈禧、queen Victoria 算是成功嗎?我沒有硏究。);柔性小國不可能起什麼國際作用。必定要像Evance 所提將男性體制從根摌除,打破因襲慣性;但歷史似乎証明,激烈手段下,暴力打倒政權,換上的往往是一批更邪惡的人,永無寧日。緩慢進程,由下而上,你我這輩子恐怕是看不到。

    BI始終相信,生命是有境界的。處在不同境界的人們,眼睛望向不同的風景,也映射出不同的目光。東方人的人生哲學,這方面有深厚的傳統,似乎傾一輩子之力,也難以攀上頂峰(或許直如宇宙,無上無下,無邊無際,何來頂峰?)

    另一方面,以唯物論為基礎兩百年來發展出的西方物質文明,二十年後的今天,BI仍然是嘆~為~觀~止~。分子、原子、電子、光子、夸子。。,Internet 底層的光纖電纜,都是無數科學家日日夜夜絞盡腦汁,拋汗汁灑涙水甚至過勞死,換來全人類享受的應用果實,令BI百思得其解的是,他們或許沒有生命情調、不懂東方哲理,難道他們就永遠談不上境界二字。而經済利益皆為表面上的商業人物、媒體大亨所占盡。而專業。vs。多元 或 mass production vs. individuality 似乎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現代經濟下又必須共存的現狀。這種恐怖的工業進展、經濟規模,或許才是米帝霸權,敢一意孤行,全球橫行的主因。除了通訊䋄路全球監聽,一般人大概聞所未聞的 drone 技術,控制全世界到了一種駭人聽聞地步。

    http://www.snopes.com/photos/technology/insectdrone.asp
    http://www.pbs.org/wgbh/nova/military/rise-of-the-drones.html

    能從Evance敘述中,瞭解到最新的女性主義潮流,真的是一件極其有趣的事情。將兩性從刻板的框架中解放出來,能釋放出多少百花斉放的創造能量,又多麼地功德無量。性別多元,種族多元,生態多元,動植物多元,價值多元,經濟多元,。。。。多元、包容、包容、多元,這個世界會令人多麼興奮。說不定那一天,全世界沒有國界,也可大力刪除各處冗員政府,因為沒有敵人,武器可拆除或重組為和平用途,也不需要什麼國防預算。。。。好美妙的白日大夢,哈。

    男人心中住個男孩、女性、老人,一如女人心中住個女孩、男性、老者,而性別人還身負難以解釋的歷史年齡、動植物特質、地理地質面貌。將各種面向,順勢任性的表現出來,方為理想完整人生。任何既定僵硬的成見、觀念,皆應被埽入歷史。性別関係也應是動態的,可互補、可齊頭、可競進。。任何生命僵化、自願身陷框架中的人們,自己爬不出來,他人也無能為力,就隨它去吧。若投來惡意眼光,就狠狠地瞪它回去。
  • 往過去探究的意義有限,因為過去不會給予一個全人類都滿意的答案。有些人很執著於「人類過去是什麼模樣」並將它擴大解讀為「天經地義」或「自然」,我倒滿想建議他們回到樹上去住,也不必用火烹煮食物了。

    BI為何認為使男性也能懷孕產子才能拉進兩性本質?在父權社會裡面,懷孕早已被貶為一種拖累行動的生理現象,只是表面上被粉飾一層崇高的意義。「因為女人會懷孕,所以不能從事XXX」或是「女人的生理構造天生就不適合XXX」這種說法相當普遍。但我們卻沒看見相反的說法,例如「因為男人容易性衝動,所以不能從事XXX」或是「男人過於好色或兇暴使他們天生就不擅理性思考」,如果統計起來,男人一生中受到性慾左右的時間說不定比女人懷孕的時間更長。

    兩性的差異有許多是透過教育產生的,屬於男性的特質多半被歸類為優良的,反之女性特質就是次等的,舉例來說,人們普遍覺得月經非常麻煩,但卻不會排斥射精,但兩個流出體外都無異於廢棄物。Steinem曾經推測,如果男人有月經,他們反而會非常自豪,甚至比賽誰的經血流得比較多。由此可知,男人未必能透過懷孕產子改變心態,他們可能會因此而覺得自己更加優越,並且為了避免生產的麻煩極力發明許多無痛的方法。接著就會如同我上一次所回的,他們並沒有因為懷孕而更珍視生命,卻透過掌握這項能力而「生一大堆,再殺一大堆」。

    歷史上凡是被歸為「女性專屬」的東西都不見科技有什麼突飛猛進的發明,現在女人生產還是相當麻煩,做家事的方法和幾百年前相去不遠。但只要是男人的領域,大多一日千里。

    自文明開始以後就是父權的天下,歷史上找不到以柔治國的成功例子可想而知。不論呂后、武則天或是慈禧,她們所接受的思想就是父權,因此治理的方式也就無法超越。

    科學不會自動告訴人類如何改變男性的性別特質或是如何以柔治國,一如當初它也不是自動告訴人們地球是什麼形狀。透過科學獲得的新發現都只是一角而不代表全貌,只有一知半解的人類會去片面地斷定某件事不可能。科學從來沒指使人們以偏概全,但是深究人性並找出如何柔性治國的方法,就是一種科學!

    多元性別潮流應是透過多元性別者開始發揚的。早期二元論的時代,只有男變女、女變男,靠的是必須絕育的變性手術,但許多人逐漸意識到性器官無法概括 / 稱代一個人的所有特質,目前歐洲已有多個國家不須經過手術即給予跨性別者承認。這方面的議題雖然女性主義也有關注,但她們的主體還是在「女性」上面,因為截止目前為止,女人仍然受到父權的壓迫。

    控制就是一種男性取向,因為透過控制才能掌握全局,但這種控制並不採行平衡的方式,而是單方面的鎮壓,無論是人對生態或人對人皆然。BI分享的 drone 技術,我確實是初次聽聞,有趣的是,這種霸權永遠只會想盡辦法控制他者,卻從來沒想過分出一點心力控制自己的控制慾?另一個有趣的點是,我相信多數人看到這隻精細的蚊子時,不會先想到監控的可怕,而會驚呼「哇!好先進喔!」一如許多男人看著電視上介紹最新武器的節目時,也不會先想到戰爭的可怕,而會兒童般地投以崇拜的眼光。

    依凡斯 於 2013/07/24 22:01 回覆

  • BIndigo
  • 全人類都滿意的"答案(this is an uncreative word)"?這段敘述有些怪異,人人聖賢愚智不同,後天環境不一,都滿意的狀態是個什麼碗禚?即使皆大歡喜,啊,貓狗會滿意嗎?被當成食物的雞鴨羊豬牛鹿馬等等等會滿意嗎?就算住進了無菌室,有了長生不老藥,日夜笙歌美食,會滿意一百分,快快樂樂?滿意不滿意,主觀成分居多,選擇住在樹上,餓了摘果打獵,高興的大有人在,貶低喜歡生食隨處為生的人,有損多元。沒人說歷史上未發生的鳥事,未來就不會發生,尤其是杈力鬥爭之事,只是會比較困難。柔性治國是個概念,落實到制度、生活是個什麼景象,是吃素打坐?還是愛來愛去?人人結紮,等待絶種?不控制,行嗎?

    Evance 很多事不管是閱讀上或經驗上或觀察上都很寬廣。我是愈活,発現我只知道我自己,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我永遠也摸不透,也只能眼不見為浄。Steinem 的推測嚇了我一跳,讓我回想起以往的矽谷生涯,Steinem 沒錯,確實會有很多變態男獸排隊比賽懷孕流經血,一較高下。我擔心的是,當男性能懷孕那一天到來後,還有什麼是男性不能作的,那,well,女性乀〇$@」;丫冂。。以前在金門當兵時,曾奉命去清理一處垃圾堆,結果怎麼都清不乾淨,直到發現根本就站在一座無邊無界的大垃圾山上!這個世界看多了,TMD整個就是一座大垃圾山,髒透頂。

    什麼?經血、精液還有那個比較乾淨?那個比較高級之說?這聽起來像那朝代古生物遺跡怪談,無聊通頂。但願這纇變態生物,面對面機會不會太多,若我流經血,一定將整桶經血當它頭給倒下去。

    跨性別承認又須動手術,是個好新鮮的見聞,頭一回聽說。那一定是個開放、創意又自由的國度。是北歐嗎?不知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到那樣的社會住上一段時日?米人現世現實緊張控制鎭壓,讓人厭煩透頂透透透頂。Evance 有住過那裡嗎?

    會發展出 drone technology 嚴密監控他者的社會,其實正正反映政府(人民?)人心內在黑暗、深沈、巨大無邊的恐懼不安失序。是千千萬萬屠殺事件後,害怕報復、惡夢討索?是對自身深不可測的欲望,不敢又不肯面對的逃避?我始終不明白。

    BI自以為,懷孕生子必定影響生理內分泌很大,造成人類社會打獵的都是男性,百萬年演化,女性當然愈來愈內向,體格也不如男性。若男性也能懷孕生子,或許性情會有所轉變,但也可能造成部分男性更更更為強悍。若Evance 不服這種說法,歡迎夥同其他箭氏性女子,加入大西部男性獵友們的狩獵行列。我和我的獵友 Eric 楽於"在營種菜"。
  • 有何怪異呢?我指出「過去『不會』給予一個全人類都滿意的答案」,所有透過歷史推演至人性的論點本身即不能算是「答案」;再者人性蘊含的可能性無人能斷言,卻有許多人肯定「人類就是某種模樣」?而這種斷定本身就貶損了某些群體;最後必須說,「答案」這個字或許抹殺了許多可能,但是,如果它真正存在的話,未必會是一元論。

    我不懂得說話藝術,不曉得對這些持「天地自然」貶抑他人者該持怎麼個包容法。如果有人喜歡居於樹上或是生食隨處為生,我沒有意見。但我想這些樹居或遊人們長期經過自然的洗禮,應該會對「天經地義」有更「自然」的解釋,不會以歷史上曾經發生的事件來論斷人類,進而堂而皇之以「自然」規範他人的行為。BI以為呢?

    吃素打坐、愛來愛去、人人結紮等待絕種,這些並無不好,再者,這不就是種多元?現今所謂「人性」比「答案」一詞更有可議空間,因為「人性」並不代表全人類的通性,它只是男人的通性滲透至其他族群所造成的假象,而男人的通性也未必是他們真正 (或必然而無可進化)的通性,所以「人性」可走的路還長得很。基本上,我認為害怕絕種就是一種男性化的恐懼,這是男人汲汲營營於繁殖而發生的副作用。如果人人都能安穩活到最後一刻,每個生命都富有自我實現,那麼絕種會怎麼樣呢?生命的品質比長度或延續重要多了,人類 (父權)成天煩惱自己是否會滅絕,因為這種恐懼而鼓勵大家生育...生育...生育...,接著人口爆炸、資源不均而發生衝突,再屠殺...屠殺...屠殺...,請問這樣有何意義?

    Firestone在1970年左右提出她的主張,認為懷孕生產應該科技化才能使女性免於被剝削,當時即有其他女性主義者補充了這項措施的危險性,即「科技多掌握於男性手中,當男性能控制懷孕後,將使他們的權力加速擴張」,與BI的擔憂異曲同工。這已是三四十年前的事。個人覺得,男人對女性主義的阻礙相當成功,致使它無法有效普及,結果呢?現在許多人們繞來繞去在尋找的思維,在那些泛黃的書頁裡面早已出現過了。

    關於跨性別不須手術即可獲得承認的歐洲國家,BI可參考此地圖。
    http://www.transgender-network.ch/wp-content/uploads/2013/05/Trans_Rights_Europe_Map_20131.jpg
    北歐國家目前只有瑞典承認,其他三國仍必須藉由手術獲得認可。記得在七年前,我與一位來台的美國朋友談及此事,當時她表示已有不須手術即可獲承認的地區,不知是否美國若干區域也已開放了?

    懷孕生子會影響內分泌,但是與性別之間的差異沒有一定關聯。從前的女人一生孕育許多子女,她們有比現今的女人內向嗎?相較於白人女子,黑人女子的生產率是否較高?但她們有比較內向陰柔嗎?據我所知,黑人女性認同的女性價值是堅毅直率的,她們所謂「表現得女人點!」並非白人社會定義的嬌柔淑女,而是「拿出女人的肩膀!」

    我確實不同意這種說法,但也無意加入狩獵行列,...因為人不食肉照樣能生活,不一定非得有人「外出打獵」。也許哪天人類又發現植物也有思想或感覺,必須使用其他方式製造營養,與其在營種菜,將這些時間挪去研發人造營養或許更實際。不過我想這種提議會使大多男人笑掉大牙,...「多『違反自然』的主張啊!」他們寧願為了自己的同性崇拜、控制欲又與揮之不去的恐懼而贊同研發更多的監控與殺人工具,並且聲稱這是無可避免的。

    依凡斯 於 2013/07/30 22:05 回覆

  • BIndigo

  • 現在瞬間成為過去,未來也終將過去。。順著Evance的邏輯,所以從當下前看後看,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給予一個全人類都滿意的答案。因此根本就沒有"答案"這個有些人在尋找的全人類都滿意的東西存在。過去無法依循,未來無法預測,Evance認為渺小個人要何去何從?活在當下,又會是個什麼狀態?其實這種說法,正正好提供了米式賭場式放任式資本主義發展壯大的温床,宗教組織也適時切入進來(當然也必須競爭資源信徒,否則無法存活)。這種體制表面口號上民主自由,實則監視控制恐嚇甚至暗殺無所不在,是一元下的假多元,倒頭來終將消滅真多元,Edward Snowden 出逃,原因在此,只是現由蘇聯庇護,與他原本夏威夷生活環境,會是比較好嗎?蘇聯或許䋄絡技術不如米帝,但有比較保障隱私嗎?人類社會的可悲。當然,女性主義者可以一句話說,這都是男性的通性製造的問題,。。。。

    除了從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角度(咦,這些個學問不也都是人類過去所累積思考出的智慧、論奌、"答案"?能推測嗎?會規範抑制嗎?),切入人類未來社會,我建議Evance讀一讀2013年的新書"BIG DATA,副題:A Revolution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we live, work, and think"或鍵入関鍵字尋找相關文字。。歷史不能推演出未來人性、社會、模樣,well,天-羅-地-䋄-無-孔-不-入-的-科-技-可-以--!  科技已經或正在將全人類納入"某種模樣",全*面*性*地掌控其所有經済、社會心理行為,可預測,可管理。In my opinion,除了在荒野或樹居,有本事種菜養牛打獵生存的最後人類,或可保有一奌奌自由隱私。因為,其他皆已成為沒有思考、判斷能力被豢養的Robot。屆時稟"天地自然"生存生活的人,會愈來愈少,也不可能有能力貶抑規範他人;搞歷史搞哲學的人,也只能躲在學校陪小孩子讀教課書。倒是天地自然是個什麼東西?恐怕也有上百個版本,或許應先爭論出同一版本,再來貶抑whatever。或許又會引起什麼莫名其妙的宗教戰爭、種族屠殺?這些也可以通通推到男性頭上嗎?

    直接了當的說,我以為,與其在男性女性議題上大作文章,當下更該議論的是強國弱國或資方勞方的問題。在這個拼經濟拼科技拼GDP的現實當代,工具武器金融都操控在大國手中的弱國,全民上下不論男女不思各盡其職,加強實力和國際競爭力,四處上欺下,下欺下下,弱國裏男女也難求平等,當全職家庭主婦(some women are born to be housewives)不全力維護一個外出打拼男性可資休養的居家環境,也時髦處處要求平等,拖挎男性社會,整體國力下滑,離在家種菜的時間也不會太遠。那些個也管不了男性社會的某些西方女性主義者,全球販賣她們的女性議題,指指點點,當真是為了全球女性著想?一來真該想想是誰製造出這樣險惡的階級性的經濟金融環境,汚染非西方世界河流空氣和土壤,大多數非西方女性處境只會更為惡劣。二來像Hillary這等女性主義者,走全球,經常拿他國女性議題大作文章,身兼國務卿要職,動機不會單純。像這等西方女性唯恐別人家不亂,絕不在少數。別人家的孩子死多少,那會比她們的全球大業重要哩。換個角度來看,像中國或其它未曾被殖民的國家,大生特生,人口爆炸,也不失為必要的生物戰法。

    當然,在抽象形而上範疇,天馬行空飛翔一番,刺激想像力,也是挺不錯的生活情趣和頭腦體操。

    懷孕影響女性內分泌,不論膚色人種,百萬年來在外打獵而且獨自,皆為男性。至於不同種族不同時空女性,為何有顯著差異?必定和文化地理食物有關。而那些比較內向,那些又比較不內向,需要更精確的調查或統計,任何人無能妄加論斷。我懷疑會作得出來客觀證據。

    "掌控現在的可以掌控過去,掌控過去的將可以掌控未來。"剛讀到一段話,分享給你思考。
  • 悄悄話
  • 書
  • 「愛之奴」這個片名看起來像是情色片 ,
    但看劇情卻是搞笑片 ...
  • 兩種都可以算是,所以才稱為桃色喜劇,因為情色與搞笑互相結合。

    依凡斯 於 2013/09/18 02:30 回覆

  • George
  • 我當年曾在中壢的大東戲院看過"愛之奴". 但內容並不是版主介紹的這一部. 而是愛雲芬芝和喬治希爾頓主演的西部喜劇Holy God, Here Comes the Passatore! (1973).
    愛國大同海報上面的照片是另一部電影的劇照.
  • George,謝謝您提供的資訊!

    愛雲芬芝和喬治希爾頓主演的《Fuori uno sotto un altro... arriva il passatore》,我先前只有在南部的報紙找到唯一一天的電影廣告,上面沒有片名,只標榜「最佳電影」。我當年沒有進戲院看過這些電影,因此只能從廣告使用的圖片判斷是哪一部電影,麻煩的是當時的電影廣告經常會用其他電影的劇照充數。

    那麼您有看過愛雲芬芝主演的一部叫《愛之鎖》的電影嗎?我現在得確認這一部被我誤植的電影實際的中譯名了。

    依凡斯 於 2015/01/07 20: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