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1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2

女教師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義大利上映時間:1979.03.16

台北上映時間:1980.03.01

出品:Flora Film

導演:朱利安諾卡尼繆 (Giuliano Carnimeo)

演員:

南蒂卡絲妮 (Nadia Cassini) 飾 克勞蒂亞 (Prof.ssa Claudia Gambetti)

李諾班菲 (Lino Banfi) 飾 梅佐龐帝 (Prof. Mezzoponte)

奧瓦洛維他利 (Alvaro Vitali) 飾 安那克雷多 (Anacleto Petruccio)

寶拉莫拉 (Paola Morra) 飾 丹妮艾拉 (Daniela)

墨利吉歐英特蘭帝 (Maurizio Interlandi) 飾 馬伍羅 (Mauro)

法蘭卻斯卡羅曼娜可露姬 (Francesca Romana Coluzzi) 飾 俄籍教練 (Allenatrice Russa)

馬利歐卡洛德努托 (Mario Carotenuto) 飾 費倫托利 (Direttore Fiorontori)

雷索蒙特南尼 (Renzo Montagnani) 飾 馬托雷利 (Prof. Martorelli)

彩色 / 義大利語 / 86分鐘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3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4

左圖:男學生們起鬨想一窺克勞蒂亞 (南蒂卡絲妮)的教學方法,不料被哄騙做了一連串伏地挺身。 右圖:克勞蒂亞帶領女學生在體育館跳韻律舞。

劇情介紹

  體育教師克勞蒂亞婀娜多姿,清晨運動上街,每每吸引眾多愛戴者,在校園中亦是目光焦點。該校秉持托斯卡尼之傳統,施教風氣中規中矩,學生卻冥頑不靈,以致教師屢屢氣結。克勞蒂亞參與校務會議,得知其韻律式教學方式不為保守之校方所賞識,仍堅持採用己法。文學教師梅佐龐帝仰慕克勞蒂亞,會後藉機親近,卻遭秘書安那克雷多打斷,將之作為出氣筒。

  馬托雷利原擔任男學生之體育教練,男孩們聽聞克勞蒂亞教學時穿著韻律服之姿色,決定惡作劇以換取克勞蒂亞前來代課,於爬桿頂端塗油,導致馬托雷利摔傷住院。

  校長費倫托利素有賭馬習慣,因愛駒逝世而悲痛不已,適逢安那克雷多前來建議押注良駒,遂利慾薰心,挪用學校之體育基金投入睹博。期間兩人聽聞鄰近音樂聲響,前往體育館查看,見克勞蒂亞帶領女學生韻律舞蹈,喝令停止。克勞蒂亞為求展現其教學方針,說服校長旁觀一段舞姿,費倫托利與安那克雷多不覺隨之搖擺。末了,費倫托利囑咐克勞蒂亞私下會談,佯稱學習體操以親近之。

  克勞蒂亞赴醫院探視馬托雷利,通知其代為訓練男學生一事,馬托雷利之施教方式素與克勞蒂亞相左,心有不甘,卻為之美貌所吸引,將損失拋諸腦後。克勞蒂亞帶領男學生們運動,男孩們躍躍慫恿女師示範韻律教學,卻遭克勞蒂亞暗中下馬威,險些不支。梅佐龐帝邀約克勞蒂亞至住處教導塑身方法,未料一親美人不成,卻為一連串動作所折磨,狼狽不堪。

  費倫托利賭馬失利,體育基金全數付諸東流,氣極敗壞,唯安那克雷多是問。安那克雷多為脫身,向校長表示一熱舞大賽提供百萬獎金,並以救助貧戶為由前往央求克勞蒂亞協助,然競賽需兩人同行,克勞蒂亞突憶起學生馬伍羅,決定攜之參賽。比賽當晚,馬伍羅女友丹妮艾拉前來尋之歡愛,導致開賽仍未見其身影,安那克雷多焦急不已,幸而馬伍羅及時趕到,與克勞蒂亞入場暢舞,奪下冠軍,獲滿堂彩。

  因拯救校長有功,克勞蒂亞遂獲任命率男籃隊前往外地比賽,女生們則任啦啦隊。馬托雷利不顧傷勢出院,堅持與隊伍隨行。梅佐龐帝為混入旅館之蒸汽浴室,男扮女裝化身按摩師,得到機會一窺克勞蒂亞,不料半途受通知男浴室有客急需按摩,忿忿前往,而客戶竟是馬托雷利。馬托雷利見梅佐龐帝女相,意亂情迷,使梅佐龐帝險受性侵,大為光火,奔出浴室飆罵。

  克勞蒂亞等人旁觀俄國男籃隊練球實況,驚覺對手之女教練鐵面無情,採取機械式嚴格訓練,己方勝算大受威脅。為此,克勞蒂亞生一妙計,於夜間至交誼廳攔組欲離席就寢之俄國男籃隊,邀約禮貌性共飲香檳,並派出女學生作陪,迷惑籃球隊員,梅佐龐帝更作約翰屈伏塔裝扮,吸引俄籍女教練,克勞蒂亞並親自上台熱舞。該計奏效,男籃隊員紛紛醉倒,女教練與梅佐龐帝約會,渾然忘我,影響次日之比賽。

  校隊取得冠軍,喜赴歸途,馬托雷利不再堅持己見,決定加入研究克勞蒂亞之韻律教學法。學校教師們齊聚體育館,於節奏中邁出步伐,跟隨克勞蒂亞一同體驗韻律之趣。

《女教師》電影片段。

1970年代後期的義大利桃色喜劇 (Commedia erotica all'italiana)

  1970年代初期,義大利剛開始盛行一種「桃色喜劇」的片型,它是由著名的義式喜劇 (Commedia all'italiana)衍生而來的分支。在大約1975年以前,這些桃色喜劇的規模皆較豪華,編劇與拍攝都頗為嚴謹,並有不少古裝的作品,最重要的是,戲劇與喜感成份都發生在劇中的男女主角身上。當時領銜的艷星還只有寥寥幾位,愛雲芬芝 (Edwige Fenech)蘿拉安東妮莉 (Laura Antonelli)與芭芭拉寶釵 (Barbara Bouchet)最為著名。

  1975年以後,桃色喜劇發展至它的全盛時期,大批的女明星都加入主演的行列,不僅有葛蘿莉姬妲 (Gloria Guida)、莉莉卡拉蒂 (Lilli Carati)這些新面孔,更有早先便已具知名度的,包括卡門薇蘭妮 (Carmen Villani)、烏蘇拉安德絲 (Ursula Andress)等等,電影內容也更加多元。這時的桃色喜劇演化為兩條路線,第一類延續早期作品的風格,較劇情化,屬於成人取向的喜劇;第二型則由同一批喜劇演員以誇張的漫畫式笑料貫穿全片,主題多半較為簡單,偏於青少年取向。此時的作品以時裝為主,在一窩蜂拍攝之下,製作轉而精簡,質感不若早期精良,編劇、剪接都有粗製之感,笑梗也顯得公式化。到了1980年代,由於硬蕊成人影片市場的崛起,單純以一些裸體點綴為賣點的桃色喜劇便逐漸式微。

  桃色喜劇的尺度多半不在血脈賁張,鋪陳於劇情中的暴露鏡頭,僅屬一些出浴、更衣、游泳等片段,即便有纏綿的情節,也幾乎不會出現擬真動作。義大利的電檢制度針對裸露的規定較為寬鬆,電影若沒有其他不良情節及猥褻場面,多能被列為相當於台灣的輔導級 (Vietato ai minori di 14 anni, 14歲以下禁止觀看),不少於桃色喜劇中演出的明星仍舊成為家喻戶曉的偶像。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5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6

左圖:安那克雷多 (奧瓦洛維他利)前來哀求克勞蒂亞參加熱舞大賽,見克勞蒂亞思慮,不由得更加苦喪著臉。 右圖:克勞蒂亞與學生馬伍羅 (墨利吉歐英特蘭帝)攜手參賽,大跳disco。

「女教師」系列

  1970年代中期以後,職業別式的故事成為義大利桃色喜劇的路線之一,諸如女秘書、護士、女警、女醫生等紛紛都被納入片名內。當中最富盛名的兩個分庭抗禮的系列是「女教師」(L'insegnante)以及「女學生」(La Liceale)。兩者皆在1975年推出首作,續作也同時於1978年開始映演,且一共都拍了五部電影。曾經詮釋「女教師」的演員計有愛雲芬芝 (Edwige Fenech)、南蒂亞凱絲妮與安娜瑪莉亞黎佐莉 (Anna Maria Rizzoli)。

  但實際上以女教師為主要人物的義式桃色喜劇並不單只有這五部電影,亦有「女教授」(La professoressa)、「代課女教師」(La supplente)系列。倘若採計這些作品,那麼「女教師」的陣容便更加堅強了,包括莉莉卡拉蒂 (Lilli Carati)、芬媚潘露絲 (Femi Benussi)、黛瑪拉珊達 (Dagmar Lassander)與卡門薇蘭妮 (Carmen Villani)都執過銀幕上的教鞭,顯見女教師曾是無數男性觀眾年輕時的幻想。

  「女教師」系列的片目如下:
  《美師娘》(L'insegnante, 1975)描述男學生為家庭教師的美麗傾倒,嘗試各種方法試圖與之發生艷遇卻屢屢失敗,最後卻動了真情。為求成功,不惜佯裝自殺以贏得老師的芳心。(愛雲芬芝主演,台灣曾上映)
  《美師進校》(L'insegnante va in collegio, 1978)的女主角是一名男校的女教師,同樣有學生為了一親芳澤而嘗試各種方法,結果灰頭土臉。在一場誤會中,學生因故受傷,開始改變雙方的關係。(愛雲芬芝主演)
  《俏娘子》(L'insegnante viene a casa, 1978)是鋼琴教師為了更接近未婚夫而遷入一間公寓,不料未婚夫欺瞞早已結婚的事實,而女教師則陰錯陽差認識了房東之子,兩人的情愫逐漸萌芽。電影的劇情與教師工作關聯其實不大。(愛雲芬芝主演,台灣曾上映)
  《女教師》(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1979)即本片,又名《舞師娘》
  《熱情別墅》(L'insegnante al mare con tutta la classe, 1980)的劇情與《俏娘子》頗為接近,只是女教師入住的地點改為海邊的旅館,而店東與門房都嘗試親近美色,但成功與女主角發展關係的仍是店東之子。(安娜瑪莉亞黎佐莉主演,台灣曾上映)

  「女教師」與「女學生」系列的共通點是由李諾班菲 (Lino Banfi)、尚法朗柯狄安哲羅 (Gianfranco D'Angelo)、奧瓦洛維他利 (Alvaro Vitali)等同一批喜劇演員負責製造笑料,且飾演學生的演員幾乎也是同一群人,唯獨男女主角不斷在更換。領銜的性感女星戲份雖然較多,卻經常沒什麼戲劇性,顯得類似花瓶。因此兩套系列出口至西德以後,改以「精靈少年」(Flotte teens)作為主片名,統合為一,反倒與故事內容更加相襯。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7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8

左圖:梅佐龐帝 (李諾班菲)邀請克勞蒂亞到府教學,克勞蒂亞見其筋骨僵硬,不禁搖頭。 右圖:克勞蒂亞前往醫院探病,馬托雷利 (雷索蒙特南尼)為佯裝安好,串通鄰床病人偽裝雙腿無恙,末了事跡敗露。

演員、導演簡介

  南蒂卡絲妮 (Nadia Cassini, 1949~, 又譯南蒂亞凱絲妮)從影以前曾擔任夜總會歌手、舞者與平面模特兒,1970年赴羅馬發展,旋即以主角之姿於大銀幕亮相,並憑藉邪典電影《蛇神》(Il dio serpente)打開知名度。翌年凱絲妮遷居倫敦,再返回影壇已是四年後,當時的她無法站穩頭牌的地位,一連幾部電影擔任的都是配角。1976年起,她跨足唱片歌手,發行過幾張單曲與專輯,走的是較動感的路線,同時也在電視節目當中表演,展現了亮眼的歌舞才華。

  1979年,凱絲妮接演桃色喜劇「女教師」系列,電影票房不俗,再度將她的聲勢拉抬於鼎盛,此後遂成為桃色喜劇的首席女演員之一。凱絲妮擁有相當姣好修長的身材,但她對於媒體一味消費自己的身材感到厭煩,80年代初期逐漸淡出大銀幕,僅持續發片,及在若干電視節目擔任固定班底至1985年為止。

關於南蒂亞凱絲妮,請參閱昔日的義大利性感女神 (壹) 南蒂亞凱絲妮

  李諾班菲 (Lino Banfi, 1936~)是義大利知名的喜劇演員。少年時期,班菲的家人曾屬意他進入神學院,但班菲志在表演,因此在1954年前往米蘭,試圖開創綜藝表演的生涯。在學習過許多喜劇表演的技巧後,他於1960年代轉往羅馬,先後在一些電視節目中有過成功的演出,並同時於1960年開始參與電影拍攝。班菲早期在電影中多半擔任陪襯型的甘草人物,直到1970年代中後期,他在時興的義大利桃色喜劇裡得到發揮的空間,逐漸由丑角躍升為男主角的等級,甚至在桃色喜劇逐漸沒落之際,他還獨當一面掛過頭牌,支撐起整部電影的大局。期間他的代表作有與愛雲芬芝 (Edwige Fenech)合演的《奶油牛角》(Cornetti alla crema, 1981)以及與蔣尼多雷利 (Johnny Dorelli)一同領銜的《眼、歐芹與茴香》(Occhio, malocchio, prezzemolo e finocchio, 1983)。

  1980年代晚期以後,班菲將表演重心移向電視與劇場,在義大利活躍至今。班菲除了幕前工作外,也擔任過節目製作人以及腳本編寫。2000年,班菲曾任義大利國際委員會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間的親善大使。

  奧瓦洛維他利 (Alvaro Vitali, 1950~)原是一名電氣技師,因費里尼 (Federico Fellini)的發掘而在1969年初登銀幕,於《愛情神話》(Satyricon)中亮相,其後並陸續在幾部費里尼執導的電影裡擔任配角,其中較為人知的是他在《阿瑪珂德》(Amarcord, 1973)中的演出。1975年起,維他利成為義大利桃色喜劇的固定班底,第一部作品是葛蘿莉姬妲 (Gloria Guida)主演的《女高中生》(La Liceale),此後幾乎每一部桃色喜劇都能見到他的身影。維他利的體型矮小,有一付稚嫩的嗓音,非常容易辨認,也能勝任各種年齡的角色,因為他十分討喜,當年在義大利與西班牙都十分受歡迎。

  維他利曾一度在1980年代早期於幕前淡出,而後於晚期返回表演崗位,並遊走於電影與電視間,他目前仍活躍於義大利當地的娛樂圈。

  法蘭卻斯卡羅曼娜可露姬 (Francesca Romana Coluzzi, 1943~2009)進入影壇的時間約在1960年代,當時她藉著大學內的優秀體育表現,在幾部電影中擔任替身演員,同時也開始演出一些配角。為了完成學業,她曾與《八又二分之一》(8½, 1963)的一個重要角色擦身而過。1969年,她在《塞拉菲諾》(Serafino)的演出大受好評,並榮獲義大利國家影評學會銀帶獎 (Nastro d'Argento)最佳女配角,奠定了喜劇女丑的形象。

  可露姬的身材高大,相當容易留下印象,她是1970年代的喜劇電影,特別是時興的桃色喜劇中最常見的甘草人物之一,聲勢可與幾位義大利知名男丑匹敵。可露姬於1980年代初期淡出影壇,成為當地一間實驗劇場的創辦人之一,並主事附屬的表演學校長達二十餘年。

  雷索蒙特南尼 (Renzo Montagnani, 1930~1997)擁有藥學學位,因大學期間對戲劇產生熱情,而在1950年代後期赴米蘭投入多家劇團。60年代,他轉往羅馬追尋影視事業,曾參與若干音樂與綜藝節目,並一度回到米蘭短暫地經營小型劇團。蒙特南尼於1961年從影,早期多演出劇情片,1970年藉由《我的青春》(Metello)初嘗成功,然而稍後他便轉換跑道,拍攝當時盛行的義大利桃色喜劇,成為該片種最常見的男主角之一。1980年代以後,蒙特南尼減少拍片,返回螢光幕前,演出過不少電視影集,同時也零星有戲劇作品。

  朱利安諾卡尼繆 (Giuliano Carnimeo, 1932~)在1950年代開始擔任助理導演,當時的作品多屬義大利式古裝動作片 (Peplum),合作最頻繁的導演是喬治歐西莫內帝 (Giorgio Simonelli)。1968年起,卡尼繆正式開始執導電影,早期的作品多是義式西部片,其中以喬治希爾頓 (George Hilton)主演者最多,稍後也導演過義大利邪典與桃色喜劇。1970年代初期是卡尼繆作品最豐的時段,中期以後數量便逐漸趨緩。卡尼繆與南蒂亞凱絲妮合作過兩部電影,另一部是《情人大偵查》(Tutta da scoprire, 1981)。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09  L'insegnante balla con tutta la classe 10

左圖:《女教師》在台北上映前夕的廣告,南蒂卡絲妮被宣傳為「愛雲芬芝的親表妹」。 右圖:片末克勞蒂亞引領教師們學習韻律舞一場的演員合影。

淺談《女教師》

  本片是「女教師」系列第一部不是由愛雲芬芝主演的作品,南蒂亞凱絲妮當時的鋒頭雖不及前者,但也撐得起大局,賦予女教師截然不同的形象,加以電影劇情脫離以言情為主軸的慣性,整體進而呈現了新鮮的氛圍。不過,或許芬芝的桃色喜劇預算也來得高昂,因此相對於前面三集,這部的場面似乎顯得比較粗陋,少了那麼點氣勢,是美中不足之處。

  早先在桃色喜劇裡出現的女教師或教授,都是雙眼迷濛、一頭捲髮、穿著飄逸洋裝,散發神秘感的尤物 (俏皮的卡門薇蘭妮演繹的「代課女教師」大概例外,但她也是一身性感的裙裝)。因此這類電影多有學生在桌底偷窺裙底風光的片段。凱絲妮則一反典型的印象,接連以俐落的牛仔褲裝、充滿動感的韻律襪、馬靴與短褲亮相,氣質率性而有活力。在電影中,凱絲妮不外乎也是男老師與學生們妄想的對象,但她絲毫不為所動,片尾也沒有被任何異性追到手,逃脫了尤物的命運,也使結局多了新意。

  《女教師》一般桃色喜劇的平均值相仿,裸露不多。即便南蒂亞凱絲妮多以性感形象示人,但她在後期的電影裡均不作露點演出,唯一展現胴體的鏡頭僅出現於按摩浴室的橋段,其他的裸體片段多由寶拉莫拉 (Paola Morra)與飾演女學生的配角們負責。這種現象在一些紅星陸續不再寬衣之後成為常態,因此晚期的桃色喜劇多半有兩三位重要的女配角。本片的其餘兩段裸戲時間也不長,分別是丹妮艾拉與馬伍羅的調情與桃色喜劇屢拍不膩的更衣情節。

  本片以一個勵志型的故事作為基底,劇情的主軸較同期的校園式桃色喜劇明顯許多。校園式的桃色喜劇通常以少男少女的情愛作為主題,但進程往往不見愛的追求,反而是些奇怪的性騷擾、偷窺、裸體遊戲等等,嚴重模糊焦點,《女教師》排除這些本末倒置的情節,雖然克勞蒂亞的教學與幾場舞姿也並未那麼直入要領,但至少與題旨比較吻合。此外這部電影也是同系列唯一不走言情路線的作品,十分突出。

  不過,由於電影需要藉「桃色」與「笑料」來號召觀眾,因此主人翁是如何奮鬥達成目標的劇情就不是太重要了,自然籃球隊在片中從來沒出現,女教師如何研究她的教學方法、乃至方法本身也未有著墨,而全部換成性暗示與漫畫式的笑料。學生惡作劇的花招一玩再玩,即使方式有不斷改變,觀眾大概也發膩了,這些部份在電影中共有三段,幸而所佔時間都不算太長。其次的笑料便是校長與男教師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舞蹈教學,實際上這兩段都稍嫌枯燥,能惹(男)人發笑想必是那不時出現的性體位。全片稱得上「好笑」的情節,大約惟有克勞蒂亞至醫院探望馬托雷利,十分卡通式的滑稽段落了。

  片中最令人回味再三的,是南蒂亞凱絲妮的數度翩翩起舞,她先帶領女學生們跳韻律舞,繼而與健美頎長的墨利吉歐英特蘭帝 (Maurizio Interlandi)於乾冰中熱舞disco,最後則是在飯店交誼廳的一支媚惑之舞。三段場面各具風情,凱絲妮展現耀眼舞姿之餘,同時秀出毫無瑕疵的曼妙曲線,教人目不轉睛。可惜導演三不五時安排鏡頭捕捉她的俏臀風光,擾亂視線,也難怪凱絲妮要感到厭煩了。

  凱絲妮在1978年曾發行一張電音、放克曲風的個人專輯《Encounters Of A Loving Kind》,其中的〈Morning Song〉被選作電影的片頭曲,觀眾們除了欣賞婀娜的舞姿以外,也得以一聞她的流行之聲。

Written by Evance

free counter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BIndigo
  • 本人一直是個心中有問號,就必定憋不住的人。很冒犯無禮的請問依凡斯一個問題,為什麼有相當比例依凡斯喜歡或介紹的電影,似乎都以女星為中心而且青春火辣、身裁玲瓏,情節関係逗趣也挺複雜。是不是那蠻引人(男人和女人)遐想?銀河星夢?

    也必須承認,BI也蠻愛看的,甚至成了愛雲芬支的粉絲,只是可惜本地眾多圖書館竟然連一部她年輕吋主演的電影,都找不到,只有兩部為Hollywood作配角之作,而且年齡超過五十有餘。這樣看起來,台北還是很幸福的。哈。
  • 好久不見!BI。

    不知你是否有相同的感覺?我覺得網路上幾乎是名導與名演員的地盤,有些人物早已被崇敬為大師或「帝」、「神」的等級,但影迷們還是樂此不疲地為他們加冕著。

    簡單地說,我希望這些女星也能得到一個空間,使其星光可以再次被觀眾留意。她們主演的這些電影對於片商來說也許只是想牟利,當時的觀眾或許單純為了刺激,看過便忘了,結果這些女演員年老之後就被拋得遠遠的,像消耗品。

    我相信她們年輕時也曾努力過,即便大多只得到一些展現美貌的機會,不過我想她們的期望無非是在有限的空間裡讓觀眾發現自己也擁有一些才華,而不要只是「火辣」、「性感」。從我在每篇文章最後一節的介紹,應該多少看得出來這點用意吧?至於讀者觀賞電影之後是否會有什麼遐想,那倒不在我預料的範圍了。

    愛雲芬芝除了本人的魅力之外,主演的電影其實有不少都是值得一看的爆笑喜劇。她的若干giallo、sex comedy都能在Amazon.com找到。台灣只代理過愛雲芬芝的「美麗教師」系列,其他在我們這裡也是找不到的。但這一兩年陸續有人將她的電影上傳到Youtube,所以大多在網路上都能看到了。

    大多好萊塢或是歐美的著名老片在美國都有發行,這是我一直很羨慕美國觀眾的地方。

    依凡斯 於 2013/02/21 09:32 回覆

  • BIndigo

  • "不知你是否有相同的感覺?。。"

    當然有。這是不是叫"winners take all"。而且古早古早前(甚至學齡前),就隱約覺得自己活在一個巨大的"秘密"中,這個秘密之外的東西,之一包括電影(當年台灣電影或任何媒體不是一直有代理商在中媒介,for whatever reasons,Hollywood 幾乎佔據所有視聽),好像永遠無法觸及。也可以說,藉口讀書溜出台灣,就是在尋找這個秘密。當然,目前為止,也不敢講完全了解。

    不過本人大概"想"太多,屬於小眾觀眾,極少到西門町什麼白宮、紅樓,新聲、國賓。。。被儒家制約太早太深,"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西方原海報皆圖像火辣,台灣海報上宣傳文字挑逗,或與海報電檢有関。想像在西門町車來車往高樓処掛上巨大原外文海報,會發生什麼事呢?

    "簡單地說,。。。。"

    真的喲。她們也不盡然只能賣弄性感,片商為了賺錢,一而再,再而三。。。。是機遇,也是條件吧。倒是伊凡斯敘述得真詳細用心,有職業水準,除了鼓掌,不知能作啥。希望有一天你能在報刊雜誌上佔有一角。(或許已經是個名影評人了。I don't know。)

    "大多好萊塢或是歐美的著名老片在美國都有發行,這是我一直很羨慕美國觀眾的地方。"

    我也覺得美國人真有福氣。佔有地球最豐饒土地,又全世界都來"朝貢",各路資源各行各業,其實very diversified,推陳出新,眼花撩亂。雖然近年逐漸步履蹣跚。
  • 學齡前就發現自己活在巨大的秘密中…,這必定是位奇才!希望命運也有給予你發揮天資的機會。

    我覺得這個發掘秘密的路途,是人由無知邁向全知的過程,但全知終究無法達成,只能看你最後抵達多遠的地方。有些人打從兒時就對於「秘密」渾然不覺,一生活在同樣的水平上面;有些人得知秘密進而去追尋時,卻覺得一路波折不斷。並非所有的「知」都屬於客觀,其中一部份是由人類自行製造出來,本來應該保持在「幸福的無知」狀態,如今卻造成大眾之苦。

    話說回來,以前台灣的映演生態的確被好萊塢佔據,但是到一些「非禮勿視」的戲院反而可以接收到美國以外的資訊,不是很特別嗎?我覺得現在的情況其實沒有好轉太多,早期的主流戲院偶爾會放映歐洲電影,現在幾乎全是好萊塢的天下,只是小眾可以觀賞到更多經典、藝術或是紀錄片。

    以前的報紙廣告篇幅不夠,主打腥羶色的電影通常使用幾張比較煽情的劇照印製,偶爾才將海報直接縮印,如果當年的戲院看板也是按那些劇照繪製的話,可能比原本的西洋版海報尺度更開放了。

    感謝你的稱許呢!看看這些老片中的冷門作品,我還真是小眾中的小眾,能讓偶然搜索資訊的網友找到想要的東西便很不錯,得到幾位固定的讀友更加幸運,其中還有BI這樣經驗豐富的觀眾,又是意外的驚喜了!

    依凡斯 於 2013/02/22 17:05 回覆

  • 書
  • 1970 年代 ,
    台灣上映的的意大利電影真是多 ,
    不管是文藝片、喜劇片、諜報片、驚悚片 ... 都有 ,
    連美國專屬的西部片也有拍攝 ,
    而且還成功的佔有一席之地 .
    我奇怪的是 ...
    屬於他們意大利自己的古代羅馬片 ,
    反而是美國拍的多 .
  • 是啊!我也是開始翻閱電影廣告之後才發覺當時義大利電影進口的數量滿可觀的,雖然不能與好萊塢的比例並論,但映演的頻率確實很密集。

    義大利在1950~60年代也流行過以古羅馬歷史與神話為題材的電影,這個類型還有專屬的名稱,叫「Peplum」。美國人則以「Sword-and-Sandal」稱呼這類義大利電影。

    依凡斯 於 2013/02/27 00:29 回覆

  • BIndigo

  • 最近看完一本書,"the tiger: a true story of vengeance and survival...."(報導一椿Siberian Tiger報仇而謀殺獵人的真實事件),想到伊凡斯提到過的全知和未知的議題。

    書有個蠻有意思的概念,Umwelt vs. Umgebung, 奌到Individual生物感官體驗到周圍世界的不同焦點。Please google "Umwelt Umgebung"。一個個體能察知的世界,多麼有限。

    任何生活經驗豐富的人,在這個概念下,皆成了侏儒。那或許就是為何好的小說和戲劇,刻劃的角色及他們所處時代,如此吸引人的原因;而動物心理、行為、考古人類等等,也某種程度將人帶入不同主體的主客觀經驗,跳出個人渺小經驗。

    "We are such prisoners of our subjective experience that it is only by force of will and imagination that we are able to take leave of it at all and consider the experience and essence of another person "
  • 呼...,為了認識這兩個新的詞彙 (特別是Umgebung),真是費了點功夫,讀起原文的理論總覺得挺吃力的。對了,就從這個點切入吧!其實語言就是我們通往全知的阻礙之一,歐洲人今天提出了什麼新的主義,美國人寫出什麼新時代的偉大巨著,如果沒有精通該語文的專家,也許華文世界就被摒棄在知的範圍之外。

    所以人類要起步跳脫Umwelt不難,但如要客觀地認識Umgebung卻極不容易。

    我忘記是否後現代主義的學者提出這種概念:你很難完全了解一件事情,除非親自去接觸它,否則透過任何媒介去吸收的都已經是不客觀的資訊,因為媒介本身有意無意地會篩選。但是當你著手研究一件事情時,所參考的先人成果,那也已經是篩選過的了。資訊掌握者如何去處理它,關係到大眾能不能知道較多的真相,但如我們所見,大多人多會因為私利而隱藏部份真實。

    整個人類文明卻不過就是Umwelt,即使我們知道了全部,也難以確知動物感覺到了什麼 (因為先天的條件,人類對許多光與頻率是無感的)。也許人類永遠都是侏儒吧?我常覺得人知道得愈多,該是愈徬徨的。

    謝謝你的分享!

    依凡斯 於 2013/03/28 21:47 回覆

  • BIndigo
  • 不好意思,隨意看到的兩個名詞,給依凡斯造成壓力。德國這樣理性的民族,即使是抽象的概念也定義的清清楚楚,是在德國長大的,說定對每個字詞真正的文化內涵,都會有所徧差,何況讀到的還是翻譯成英文的定義。語言本身真的是含糊不清,有時各說各話,或許這就是數學的開始,推理、符號、數字,一目暸然。但當數學精密到某種程度,人的感官直觀的東西,又被推到無限遠處。。。。人腦的謎。隨便談談而已,不用在意。

    "所以人類要起步跳脫Umwelt不難,但如要客觀地認識Umgebung卻極不容易。"
    喜歡這個詮釋。

    "你很難完全了解一件事情,除非親自去接觸它,否則透過任何媒介去吸收的都已經是不客觀的資訊,因為媒介本身有意無意地會篩選。。。。"
    記得考古人類學,甚至新聞學,好像都有類似的困惑。經過新聞學訓練的現場報導,都要求作到客觀(但事件本身,真有所謂的客觀真相?疑問很大),being a neutral observer。而考古人類要求的田野調查,既要客觀又要融入。

    私利而隱藏部份真實。恐怕只能隱藏一時,不可能沒有破綻。

    "整個人類文明卻不過就是Umwelt,即使我們知道了全部,也難以確知動物感覺到了什麼 (因為先天的條件,人類對許多光與頻率是無感的)。也許人類永遠都是侏儒吧?我常覺得人知道得愈多,該是愈徬徨的。"
    太有思想了。大概少有人能辯得過你。不論人或動物,大部分的感覺應該不是通過語言,我以為。在美國生活經驗裡,蠻讓我驚訝的是,有些人對野生/自由放動物 like dog, wolf, mountain goat, cat。。。觀察了解到的程度,簡直像現代shaman,太敏銳了,幾乎完全進入另一個生物的Umwelt,當然是從我的Umwelt感覺起來。
  • 所知有限,才經常感到吃力,請BI別介意。

    語言的差異雖然造成隔閡,但它對感覺的重現卻是數學無法比擬的,所以我們才能在文學中看見千百手法。其實由感覺成為文字的過程本身也是一種轉譯,轉譯之間往往又能生成新的感覺。有時作者鉅細靡遺地描述,但讀者就是抓不準感覺;有時兩個人用兩種語言、兩種不同的方式表達的卻是一樣的事情。有個朋友說:「我們必須非常熟悉自己的母語,但也要和它保持距離,嘗試融入其他語言的文法運用它,如此才能開發它的更多可能性。」也許這就是一種在世界語言中尋找交集的方法吧!

    新聞學確實要求報導做到中立客觀,但在台灣媒體經常有政黨或商業傾向的狀況下,一則報導往往只是偽裝得中立,其實裡面的內容隱約在引導讀者或是存有偏頗 (不曉得美國的情形如何?)我想大部份研究都會要求客觀,但是得來的成果倒不一定客觀反映真實,社會學、生物學、心理學皆然,所以關於一個現象也會有多種不同的解釋,而且往往都有研究佐證,妙哉!

    我覺得人類正朝向愈來愈能關照環境與動物的趨勢發展,早先的人們是比較活在Umwelt裡面的,為了進步造成生態浩劫,但今天的人們已經開始試圖認識其他生物的Umwelt,或是嘗試進入Umgebung去反思自己。我近來有一種想法:從自然界的演化我們知道生物難免走向滅絕,除了氣候與環境因素外,也可能因為對其他的物種缺乏關照以及生活方式固定而未能變通,導致族群遭遇絕境,當人類開始研究與自然共榮的方法時,也許就為自己找到一把永續發展的鑰匙。

    依凡斯 於 2013/04/04 00:53 回覆

  • BIndigo
  • 。。不是在德國長大的,說定對每個字詞真正的文化內涵,都會有所偏差。。
  • 保重喔!BI。(悄悄話會自動隱藏,所以回在這裡)

    依凡斯 於 2013/04/08 18:28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