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車站.jpg

難忘的車站

台北上映時間:1965.10.14

出品:永達

原作:金杏枝

導演:辛奇

演員:

金 玫 飾 李翠玉  丁 香 飾 瓊 芬

何玉華 飾 雲 嬌  戴佩珊 飾 小 玲

石 軍 飾 張國良  戴哲煌 飾 小 萬

金 塗 飾 建 三  矮仔財 飾 石 清

傅清華 飾 吳忠海  英 英 飾 張 母

周 遊 飾 財 嫂

黑白 / 閩南語 / 112分鐘

劇情介紹:

  少女李翠玉白日就學,夜間與體弱之養母從事縫紉維持生計,然而養父石清嗜賭至需要變賣房屋之地步,甚至向愛慕翠玉的建三提出以金錢交換婚姻。翠玉通勤途中於豐原車站遺失皮夾,因張國良拾獲而與之相識,不久以後,兩人又再次巧遇,遂雙雙萌生好感。

  翠玉養母病情轉重,臨終前向女兒坦言其生父母居住彰化,交代她早日離開不良環境另尋發展。然而家中欠缺喪葬費,石清不顧建三勸阻,強迫翠玉至酒家工作換取錢財。建三表示願以自己生活費作為贖金,翠玉以之同需學費為由婉拒。

  許久不見翠玉,國良頗感思念,某日於街上相逢,殷切問候翠玉近況,使她十分尷尬,只得謊稱自己改讀夜間部。國良參加同學會,與好友續攤光臨酒家,意外發現翠玉是陪酒女侍之一,追問之下才得知其難處,答應尋石清解決。某夜,酒客吳忠海欲強拉翠玉出場,幸得建三相助才化險為夷。

  國良即將出國深造,雙親計劃先行完成他與雲嬌之婚事,然而國良卻透露另有愛人,使雲嬌氣憤而去。國良向父親支領三萬元贖回翠玉,佯稱是其師長之女,將她安頓於自家,並向父母表示留學歸來以後再行迎娶。建三亦有意幫助翠玉,向國良借款後才驚覺翠玉早已脫離風塵,並心有所屬,只得失意而歸。

  國良離境不久,吳忠海前來探望有親戚關係的張母,意外撞見翠玉,洩露其曾經於酒家工作的過去。張母詫異不已,向翠玉勸說其身份將有礙國良未來之發展,翠玉為免拖累國良,遂捎信佯稱自己另結新歡,張母體諒翠玉之犧牲,表示願給予錢財助其自力更生,翠玉婉拒金錢,收拾行李離開張家。

  翠玉與昔日同事瓊芬共住,因自願籌三萬元交還張家,卻苦無工作機會,遂與瓊芬再次至台中酒家上班。國良接獲翠玉來信,迅速返抵國門,詢問雙親實情未果。張母趁機前往雲嬌家提親,促成兩人結婚。國良至酒家澆愁,不料再度碰上翠玉,怒摑耳光,並強行帶她出場。出於誤會翠玉不甘寂寞,國良遂對之大肆數落,但見翠玉毫不辯解、直淌眼淚,於心不忍,要求她說出事實。

  兩人冰釋以後,國良覓得宅第安頓翠玉,兩人佈置新居,沉溺幸福之中。雲嬌產女,國良僅返回短暫問候即速離去,得無丈夫歡心,使雲嬌傷心不已。而不久後,翠玉亦產下一子。

  經過若干年,雲嬌攜女兒小玲至公園遊玩,發現國良同翠玉及兒子小萬三人於湖中划船,跟蹤之下得知翠玉住處。雲嬌前往探望翠玉,向其訴苦,表示國良對自家人十分冷淡,對妻動手毆打,甚至提出離婚。翠玉聽聞,相當難過,在雲嬌與其女兒請求之下,考慮成全對方。稍後,翠玉寫信答應雲嬌,並決定將小萬一併託付予她。雙方相約台中公園見面,翠玉躲於角落看著雲嬌攜小萬離去,心碎不已。

  國良返回別館,驚見翠玉留下之信件,連忙奔回自家,驚見啼哭之小萬,向家人詢問翠玉下落未果,遂揹著小萬出外尋找。深夜,國良徒勞返家,身心俱疲之下與母親起了衝突,張母說出重話使國良受到刺激,從此行為脫序。期間國良經常拎著一只高跟鞋至豐原車站等待翠玉出現,雲嬌等人為免發生意外,跟隨後方,一干人引起兩旁民眾側目。

  翠玉尋無生父母,亦無工作,於郊外胃痛發作,幸遇裁縫阿財夫婦相助,並收其作為助手。翠玉素有眼疾,從事裁縫耗費眼力,經常感到不適,阿財好意為其點藥水,往往使妻子吃醋,演變為全武行。

  國良至日本治療精神疾病,雲嬌為當初之決定後悔萬分,不堪長期操煩,終至臥病在床。

  翠玉眼疾發作,竟至失明,阿財攜之前往學成開業的建三處就診。建三見患者為翠玉重逢,十分驚訝,為其細心檢查後,決定手術治療,並且不收費用。重見光明當天,翠玉方知執刀醫師為建三,並自他口中得知自己離開張家後的情況,淒然淚下。不久,建三自報上發現張家刊登之尋人啟事,通知翠玉,翠玉得知雲嬌病危,小萬需要母親,遂請建三送她前往豐原。

  翠玉抵達醫院,雲嬌在病中懺悔,並將小玲託付予她,隨後國良亦趕到,雲嬌成全兩人幸福,撒手人寰。國良與翠玉歷經風雨,終成眷屬。

train

淺談《難忘的車站》

  本片根據長篇小說《冷暖人間》改編而成,著者金杏枝是民國四五十年代著名的大眾文學作家,所創作的小說多半是厚度頗有份量的長篇。雖然筆名帶有女性氣質,但他是位男作家,據聞在1960年代當時,知名度可與瓊瑤相比擬。

  1950~60年代,台語片曾經盛行一時,票房亮眼,並且培育出不少著名的影星。然而它大起大落,數千部的電影如今絕大多數都已散佚了,即使在書籍內頻頻出現的名作,也泰半難逃此命運。根據相關書籍的資料,現今碩果僅存的作品,有百餘部是在大都沖印廠尋獲,《難忘的車站》當初也由此公司負責洗印,或許這是它得以存世的原因。

  主打悲情路線的文藝片一直是台語電影的一種主要類型,本片帶有強烈男尊女卑的氛圍,多少呈現了昔日社會的狀況,因此頗能得到婦女觀眾的共鳴。當年的女性處於附庸的地位,處心積慮為丈夫孩子設想,屢屢動輒得咎。本片的幾個女性人物,都有類似的特點,男主角國良的母親,看似造成所有人苦痛的罪魁禍首,但她的出發點卻完全兒子著想。身為當事者的翠玉與雲嬌,稱得上兩個在感情中幾乎無私的典型,翠玉奉獻愛人,眼看幸福已環繞在自己身邊,卻一再放棄機會;雲嬌盡力為賢妻良母,她以一句「別人的孩子才要加倍疼」表現出難能可貴的態度。至於建三,則展現了兄長般真摯的感情,也證明「愛就是做出使對方幸福的選擇」。本片雖陳述造化弄人的辛酸,但自若干細節中流露的人性溫柔光輝面,應是劇情裡面最令人難忘的部份。

  另外,電影中也充斥著許多試圖賺人熱淚的生離死別的橋段,並且在時間上拉得特別長。這種手法在當年曾經能感動不少台語片的觀眾,甚至在今日仍能使老一輩的影迷落淚,但年輕一些的觀眾看來或許會因年代的隔閡感到突兀或彆扭。例如金玫在片中有多場泣訴自己命運的情節,每到此時,人物的對白與行為都會放慢速度,使她每次一哭,便得流上好久的淚。以目前的角度看來,劇情中有不少稍嫌牽強的巧合,也許這對當時的觀眾而言就是「戲劇性」吧!

  一般在電影中,往往在男女主角以外便不太有大牌演員出現,但台語片經常有兩位一線女演員相互搭配,或甚至男女紅星各一對的情形,例如《媽媽為著你》的白虹與洪明麗;《地獄新娘》的金玫與柳青;《悲情鴛鴦夢》的白蘭與何玉華;《諜王女金剛》的小明明與林琳…等。本片則是由金玫與何玉華搭配,兩人都稱得上台語片系統最為人熟知的女星,金玫詮釋悲情戲碼駕輕就熟,分寸拿捏得當,十分傳神,是深受女性觀眾愛戴的演員;何玉華則參與過多種片型,甚至跨足國語片的領域,扮演過諸多不同身份的角色,同屬實力派演員之一。

  《難忘的車站》除金玫、何玉華、石軍等三位當紅明星之外,金塗也佔很重要的戲份,表現頗為搶眼。同時,傅清華、矮仔財、丁香、周遊等名演員也在電影中短暫亮相,使得欣賞本片的觀眾有緣一覽台語紅星的昔日風華。本片並有名家楊三郎作曲,老牌歌手劉福助以及鄭麗玲,獻唱六首與劇情相搭配的歌曲。

Written by Evancefree counter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音樂、彩妝史-銀河新夢

依凡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蒂蒂
  • 小時候看金玫演的戲,都是苦旦角色!
    前不久才過世的,好像不到70歲!

    那個時候的電影劇情,不管國語、台噢,埋的梗都差不多!
  • 台語的文藝片好像許多都走悲情戲路,金玫就是因為擅於詮釋苦旦角色而得到許多女性影迷。

    我記得她是2008年過世的。

    台語片的梗又比國語片純樸一些,所以今天看起來常常會引人發笑。

    依凡斯 於 2012/03/02 21:16 回覆

  • 蒂蒂
  • 天啊!2008年過世的,感覺好像才不久!日子過得真快!

    我最近都沒體力寫文章,不是缺乏題材,而是覺得好累!
    真羨慕你們有那麼好的精力!我也能體會妳之前說過的,花在社交的時間,還不如拿來創作!
  • 2008的確還不久啊…,我想到那時候的事情還覺得宛如昨日。

    我覺得缺乏體力比較無法寫文章,以前有幾篇在很累時構思的故事,都因為寫失敗而荒廢到現在,所以很累的時候就盡量不寫東西了。但如果只是心疲的話,開始寫個一兩段就會進入狀況,不過得是有對到靈感的題材。

    依凡斯 於 2012/03/04 17:05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